下一页 看目录 看简介

    王云和姬萧娘用计除掉大司马后,从大司马腰上解下信物。拿着大司马的腰牌来到大司马府中,对府里家丁说:大司马有要务在身,不便前来。

    特让他们手持信物押解唐三娘和白胜玉,并营救幽禁的太子。王云和姬萧娘将太子接回太子伴读,杨举府内。

    心中大舒一口气。唐三娘和白胜玉则对王云和姬萧娘万分感激。唐三娘握住姬萧娘的手说道:以前都是我不好,说着低下了头,羞愧难当。

    姬萧娘望着她,微微笑了笑,没什么,一切都过去了。过去的事情何必要再提前呢?

    两人一笑泯恩仇。救出了太子。王云和姬萧娘,杨举,太子,四人围坐饮酒。

    太子对王云两人感激不尽。姬萧娘说道:惩恶除堅,本是两人本份。不必多谢。

    四人畅饮散去。姬萧娘在大木盆里放了烧温的水。放了干花,香料。她要痛痛快快的泡个热水澡,释放一下,昨天刺杀大司马的紧张情绪。

    她斜倚于木桶上,温暖的水浸泡着她雪白光滑的玉体。干花一片片在水里,胀开,散去。

    她用水轻轻撩着水波,看着这些花瓣在水中漂向她腿间。她不由的得想起自己在巫山神女峰畔的时光来。

    那些无忧无虑的不问红尘的日子再也回不来了。木盆里,水波的倒影里是她那张娇媚的脸。

    是令无数男人着上一眼就忘不掉的脸。这张脸,如荷花般清秀,如牡丹般华贵,如桃花般娇媚。

    王云走了进来,看着水浴中的姬萧娘,扑哧笑了。他吟道:芙蓉池里洗凝脂,侍儿扶起娇无力。

    姬萧娘脸上一红,嗔他道:吟的什么歪诗呀。一点都不对仗。再说人家有那么胖吗?

    说着白了王云一眼。王云逗她道:哎,萧娘,昨天你那个扮相和表演,别说大司马了。

    就连我这个天天看你,看腻歪的男人都控制不住自己啊!姬萧娘用柔软无骨的手在盆里撩出了些许水花,朝王云洒去。

    脸上飞起红晕,嗔怒的看着王云。王云一看她这个样子更被逗乐了。王云走到姬萧娘跟前,蹲下身去,用手帮姬萧娘沐浴,一边嘴里说着,今天要慰劳一下除去大司马的大功臣。

    他手在姬萧娘洁白光滑的背上游走,看着丰资秀韵的姬萧娘,他忍不住把姬萧娘从水中抱了起来。

    忘情的吻着。这一刻是多么的美好呀。他闯荡江湖这么久以来,从来没像今天一样,彻底的放松心情。

    这是了却了一桩大事后的心情释放。他和她拥抱着,激吻着。此时此刻,江湖上的所有的打打杀杀,恩恩怨怨都可以被忘却。

    所有的酸甜苦辣都汇聚成了这一刻的释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