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页 看目录 看简介

    唐三娘和白胜玉来到白马寺内,当她看到一个熟悉的人影一闪而过时,已经晚了。

    一支飞镖闪着银光已向她飞来。似闪电般的极速,带着凌厉的冷风,扎向她的胸膛,听这风声,还有那快过闪电的速度,她知道,已经晚了。眼睛一闭。只听白胜玉啊的一声大叫,唐三娘睁开眼一看,白胜玉在飞镖射向唐三娘的那一刹那,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身体向唐三娘一侧一歪,飞镖不偏不倚正打在了白胜玉右胸。旋即殷红的血渗了出来,马上血显成了黑銫。这镖带毒!唐三娘凭经验推断。

    她立刻简单为白胜玉做了处理,快马加鞭向城里疾驰。此时的白胜玉在马背上已气若游丝,命悬一线。闪开!闪开!唐三娘的马风一样在京城的街上狂奔,她一边喊,让行人让道,一边拉着,在马背上坚持不住的白胜玉,否则白胜玉将会从马上掉下来。

    她把白胜玉带到京城最有名的妙手堂,让妙手堂里最有经验的医生,赵大千为白胜玉诊治。赵大千看了所中的伤势,以及飞镖上的毒,叹息道:我尽力吧!能不能救得活,那要看造化了!赵大千人称扁鹊在世,在京城人人皆知。既然连赵老圣手都说希望渺茫了,后果不堪设想啊!唐三娘的心里难过起来。

    唉,人世间总是有这么多的不如意和无奈。

    这个风华绝代的唐三娘,这个美丽,高贵,财富,地位于一身的唐三娘,这个心微动,奈何人将远的唐三娘!此时的她,心情格外低落。

    她相信这个以命为她挡镖的男人是深爱他的。可是苍天不公啊!奈何,自己心中刚有微澜,他将要离开人世?难道,我唐三娘这一生注定没有爱情?她不甘心!

    唐三娘望着躺在床上的白胜玉。那英俊的脸已变的发青,在变黑。她痛心的在想,自己这一生难道注定与爱情无缘?她整日整夜的守在白胜玉床前。她在等待一种奇迹,一种对爱情的向往!

    苍天有眼,他终于醒了。妙手赵大千为他煎了药,说道:这真是意外!唐三娘喜极而泣,把白胜玉的手紧紧抓在自己手里。她害怕她再失去他。

    半月后,白胜玉身体已恢复。也到了他要回金陵省亲的日子。洛阳东郊的十里长亭,路边已有野草冒出了新绿。唐三娘今天穿了蓝底白花的素衣早早的来为白胜玉送行。白胜玉轻轻的把唐三娘揽在自己怀里,闻着她秀发的香气。把唇贴在唐三娘耳边,吻着她的耳根,她的脸郏,时间仿佛凝固了一般。两人彼此能听到对方的心跳声。他抓住她的手,放在手心,她的手那样柔软,光洁。她的心是那样炽热。两人凝望着,突然白胜玉抱起了唐三娘疯狂的吻了起来,吻过她的颈,她的胸,,。

    这个世界就是这样,有相聚就有分离,有分离就有相思。唐三娘在送走白胜玉的日子里,每天脑海里都是两人相处时那些开心的日子。

    夜,月光如水。唐≡娘在床上辗转难眠。她披上衣服,站在窗前。真是当时明月在,曾照彩云归,谁共我,醉明月!

    唐三娘此时默然吟道:入我相思门,知我相思苦,长相思兮,长相忆,短相思兮,无穷极!

    这世界上有两件亘古不变的情是所有人都在苦苦追求的,一件是男女的爱情,一件是人与人的友情。

    三月的洛城,新柳吐绿,草长莺飞。唐三娘踏上了南下金陵的行程。一路乘船南下,她归心似箭。

    唐三娘按白胜玉所讲地址寻找着。来到了乌衣巷,开门是一清瘦老者。唐三娘问老者道:大伯,此处可有一白胜玉的青年在此?老者打量了他几下说道:哦,以前是有一户人家,好像其父得罪了扬州风云堂的赵堂主。不敢在此久居,后来就搬走了。不知搬向何处。

    唐三娘心中怅然。难道真如古人所言,侠士勿轻信,美人勿轻盟?她失意的摇了摇头。

    百无聊赖的她来到秦淮河畔,夫子庙的得仙居酒楼。简单的要了一碟花生,一壶黄酒。平时她很少喝酒的。但今天她突然有要大醉一场的冲动。是啊,何以解忧,唯有烈酒。酒与愁是分不开的。红颜烈酒是男人的梦,那女人的梦是什么呢?甜蜜的爱情吗?那些誓去的诺言,那些温柔的瞬间。一幕幕回荡在耳边。她端起杯,一饮而醉。千杯酒,一买醉,既回头,何有悔?

    此时,大街上,突然传来了嘈佑声,抓住他,打他!往死里打!唐三娘往窗下望去,只见有三四十个人手拿明晃晃的大刀片,在追着一个人跑。那个人衣衫破败,头发有点长,被围在了中间。只有招架之力。唐三娘在楼上望下去,那人背影,和动手的姿势好生熟悉。她欣喜若狂。一个纵身,飞落下去。抽出利剑。站在那长发男子身旁。唐三娘一细看,果然是白胜玉。白胜玉惊喜到,你怎么在这里?唐三娘来不及答话,和他背对着背。用剑指着这些人。这群人,一看跳出来个漂亮女人。为首一大汉,五大三粗,虎背熊腰。嘻笑着说道,这小娘们,真俊俏啊?众人哄堂大笑。吆喝着说道:大哥,今晚你先睡了她,然后俺们兄弟再睡!唐三娘,怒喝一声,你们是想找死!说毕,嗖,嗖,嗖。刺出三剑,对方接连倒下三人。其余人说道:这娘们有两下子哟,我们一起上!说罢一哄而上。众人厮打在一起。唐三娘舞起剑来,上下翻飞,如玉女下凡。一会这群人便被打的屁滚尿流。她拉住白胜玉道:你怎么这么久也不去找我!唐三娘,一脸幽怨的说道。唉,一言难尽啊!原来,那天在白马寺向唐三娘射飞镖的人,正是风云堂赵风,他因为夫人生了孩子,要去还愿。正好在白马寺碰到唐三娘,便暗里发了一镖。因为在寺院清修之地,又是为夫人添丁还愿是喜事,他便快速溜了,没有继续追打之意。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