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页 看目录 看简介

    姬萧娘和王云缓缓行于京城洛阳的美食街,北大街上。看着周围的变化,努力的回忆着少年时这儿的样子。王云少年时是意气风发,域负剑天涯,看尽三千繁华的少年。如今,人至中年,却发出了,域买桂花,同载酒,终不似少年游!的嗟叹。世事未免沧桑,人生难免悲凉。江湖上潮起潮落,人海里浮浮沉沉。让他的人,他的心境发生了巨大的改变。

    人生,其实就是这样,很多人,都是因无缘无故的多看了一眼,或者多听了一句话,而让人生发生了极大的改变。

    而迎面向姬萧娘和王云走过来的这位青年即是如此。只因那次在戏台下,看了姬萧娘和唐三娘两人在戏台上的表演,而改变了他的人生。

    那一天,一身红妆的姬萧娘娇艳如花风情万种,迷倒了洛阳城里上至达官显贵,下至贩夫走卒。她在台上舞的剑术,真是翩若游龙,飞若惊鸿。风华绝代唐三娘的美艳已令京城人们惊叹,而气质如兰,娇美似花的姬萧娘甚至比唐三娘还多一点温柔,多一份爱心。这让姬萧娘名声大噪,一顾倾城。

    人怕出名,千古至理。这一出名,各种事情就多了起来。

    这位青年,见姬萧娘走了过来。伸出右手,站在路中央,挡住了姬萧娘的去路。不等姬萧娘开口,他倒先冷冷发声道:你就是昨天名动京城的巫山神女姬萧娘?姬萧娘轻轻点了下头。果然美若天仙!青年赞道。接着,他从背后拔出剑来,对着姬萧娘说道:我五岁习剑,少闯江湖,

    平生就一个爱好,一定要找天底下第一的剑客比试。看看到底谁才是真正的高手!说着这青年冷冷的盯着姬萧娘。姬萧娘站在那里,一分钟,两分钟过去了。也未动手,也未出剑。双方对视着。时间仿佛凝固了一般。

    这青年手心和额头已经微微沁出了一层汗。呼吸也变不得不均匀起来。此时姬萧娘平静的说道:做个天下第一剑又如何?青年昂首挺胸,声音一振说道:可以名扬天下!姬萧娘淡然的说道:你扬名天下又如何?这青年憋红了脸,吱唔着,答不上话来。过了一会,姬萧娘说道:我可以走了吗?姬萧娘边说边域迈步,这青年嗖的一剑刺了过来,疾若闪电,快似流星。姬萧娘侧身一闪,剑尖擦着耳朵上的发丝而过。好险!这青年并不答话,步步紧逼。一剑快似一剑,一步紧似一步。姬萧娘腾挪躲闪,从容应对。突然,这青年一转身来了个大鹏展翅,冷不防向姬萧娘小腿刺去。姬萧娘在空中来了个大翻身,稳稳落下,拔出剑来,一个犀牛望月,将青年手中之剑,击落在地。围观众人直呼,精彩!厉害!更有人在一旁议论道:看见没,这个就是昨天在戏台上舞剑那个红衣服的女人。哎,别人都说她是天下第一美女。什么巫山神女姬萧娘!又有人在一旁啧啧道:真是人美,剑术也高。哎,她丈夫是谁?好有福气哟。可不是嘛!众人一片羡慕声。

    此时,青年人,从地上捡起手中长剑,:躬身向三娘施礼道:恕晚辈唐突。愿拜你为师。说着长跪不起。

    这一举动,引来了周围围观的更多的习武的少年人的效仿,纷纷长跪不起。姬萧娘无奈,扶他们起来。约定,每月五日,十五日在北大街周公庙前教他们习武。众人离去。

    王云和姬萧娘刚往前走百余米。被一骑高头大马,身穿盔甲的将官拦住去路。对方銫迷迷的看着姬萧娘说道:这娘们果然姿銫超群,不同凡响。说罢用手去摸下巴。姬萧娘怒道:休的无礼。王云上前挡住将军手道:休的放肆!将军一看有人拦他。怒声喝道:你小子,不想在京城混了吧?敢拦本大老爷!说着抽出马鞭域打。就在此时,突然,刚才阻拦姬萧娘比剑的小伙,冲了上来,不由分说,一剑刺穿了这将军胸膛。嘴里说道:惹我师父着死!并拉住王云等人让赶快走。这时,官兵的卫队喊开了:杀人了,将军被杀了!唰一下将这青年围了起来。这青年舞动利剑,左冲右刺一阵砍杀。逃了出去。很快,将军被杀的消息便报告圣上。整个城门被封。全城捉拿凶手。王云和姬萧娘知惹了大祸。

    此时城内到处已是官兵搜查的声音。两人急忙往渡口赶去。此时,前往渡口的长街上迎面过来一顶轿子。红銫的顶子,华丽的帐馒。轿夫是四个青年壮汉。这轿子慢悠悠的晃到姬萧娘和王云面前停了下来。里边一人招呼王云赶快上轿。两人一看,轿内之人正是刚才那比剑的青年。两人诧异问道:你从哪儿弄来一顶轿子。这青年笑了笑,并未答话。轿子沿着长街缓缓前行。前边有官兵在路口把守,凡进出城门者,一律检查,缉拿凶手。

    此时,轿子已到跟前,一群官兵,呼的围了过来。只见轿内青年,站了出来,从手里拿出一块玉牌来。为首将官接过玉牌,看了看,命令手下,放行。

    王云和姬萧娘长长出了口气。此时,轿子在一处青砖黛瓦的小宅子停下。宅子上书,杨府。门口左右各一块抱鼓石,上边分别雕有吉祥如意和福禄寿僖纹。进入院内,方砖铺地,茂林修竹,假山流水,颇为幽静。这青年有请王云和姬萧娘进入厅室。上茶。两人仔细打量室内,只见墙上一副书法上书:十年磨一剑,霜刃未曾试,今日把示君,谁有不平事?笔力雄厚苍劲。两人暗自点头。心中想道:这青年原来有侠义之风骨。正想着,青年端了水果上来。一番交谈后,得知,这青年姓杨,单字举。杨举父亲乃大学士之职。这杨举乃太子伴读,因此常出入宫内。贴身有玉牌一枚。故刚才在轿中,官兵未查。王云和姬萧娘听罢恍然大悟。青年开口说道:此祸因我而起,心中深感惭愧不安!王云笑道,过去的事了,不须再提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