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页 看目录 看简介

    朝歌城不远的深山。

    无踪回到了龙九遥的体内,心有余悸的说道:“我的妈呀!实在是太残忍了,那一对夫妻死的实在是太惨了,简直是造孽啊!”

    龙九遥皱眉问道:“你在说什么?什么那两对夫妻死的太惨了,谁死了啊?”

    无踪回想了一下在钱塘江看见的场景,组织了一下语言说道:“我也不认识那一对夫妻是谁,不过其中一个长的不足三尺,像个小矮子一样,不过遁地术倒是很强,和我比起来也是有过之无不及啊!”

    “另外一个姑娘长的身材高大,脸蛋倒是挺好看的,也不知道这么好看一姑娘,怎么会喜欢上这么一个矮矬子。”

    “那两位死的那叫一个惨啊!脑袋都被人给砍下来了,实在是造孽啊!”

    龙九遥一听,心里“咯噔”一声,如果按照无踪描述的,那么死的这两个人就是土行孙和邓婵玉啊!

    虽然心里面有些惊讶,不过龙九遥倒是也想到了这个结果,毕竟封神榜上的原著都说了,土行孙和邓九公都死在了朝歌第一猛将张奎的手中,这个时间段,如果不出什么意外的话,邓九公也应该死在了张奎的手中。

    只不过邓九公和土行孙还有邓婵玉都是西岐的猛将,死后是要封神的人物,既然如此的话,他们的灵魂呢?

    “行了,没事了你先回昆仑山吧,我出去一趟。”龙九遥说吧冲天而起,快速朝着陈塘关的方向飞去。

    “且!有人朝前,不用人朝后,这都是什么人啊!”无踪无奈的摇头叹息一声,虽然心里不爽,可是一点办法都没有,无奈只好孤身一人返回了昆仑山。

    龙九遥一瞬千里,也就花费了十几分钟的时间,便来到了陈塘关。

    此时的陈塘关全城都蒙上了白布,龙九遥离很远便感觉到了陈塘关上下充斥着一股十分阴沉的气息,并且陈塘关魔气滔天,是能哪吒的气息。

    龙九遥站在陈塘关上空,躲在了一朵云彩后面,眯眼看着下面。

    只见陈塘关的百姓们一个个面銫苍白,躲在院落中瑟瑟发抖,明显是被哪吒散发出来的气息给吓到了。

    陈塘关总兵府内上下游一片十分悲伤的气息,龙九遥在云端还能听见总兵府内,隐隐约约传出来的哭泣声。

    “唉!虽然死了以后可以封神,可是这么一个悲伤的气氛,换做一般人的话,恐怕都有些接受不了啊!”龙九遥感叹了一声,开始四处寻找了起来。

    龙九遥是为了寻找邓九公等人死去的灵魂,好留着封神之战结束以后,直接封神用的。

    龙九遥打开身上的灵识,铺天盖地的蔓延了出去,寻找了半天也未能寻找到邓九公等人的灵魂。

    “奇怪啊!陈塘关一共就这么大点的地方,邓九公他们死后,灵魂会去了哪里呢?”龙九遥挠挠头,疑惑的说道:“难不成还能去了阴间?应该不会吧?”

    这时,龙九遥身后突然传来一个声音,笑呵呵的问道:“呵呵,你在找些什么啊?”

    龙九遥一回头,发现鸿钧老祖不知何时站在了自己的身后,正一脸笑容的看着自己。

    龙九遥一愣,像是拉家常一样的问道:“哎呦!你这老头今天咋这么闲呢?好友闲情雅致啊,竟然还跑到人间来散步来了。”

    鸿钧老祖笑着摇了摇手中的瓶子,对龙九遥炫耀道:“你要找的是瓶子里的东西吧?哈哈哈,实在是不好意思啊!瓶子里你想要的东西已经被我先一步找到了。”

    “怎么样?你要从我的手中将它抢走吗?你有那个实力吗?哈哈哈!”

    鸿钧老祖放声大笑,笑的十分的猖狂。

    “嗨呀!怎么会呢!你我都已经有了约定,我们都是正人君子,封神之战结束之前,我是不会对你搞一些小动作的!”龙九遥眯眼看着鸿钧老祖手中的玉净瓶:“不过不过你这个瓶子我很眼熟啊!好像好像是慈航道人手中的玉净瓶啊!”

    从鸿钧老祖刚出现的时候,龙九遥便已经认出了他手中拿的是玉净瓶,龙九遥问一遍,只不过是想给自己的小计谋做一下铺垫罢了。

    “怎么?你认得我手中的瓶子?”

    鸿钧老祖果然上当了,在他印象当中,龙九遥跟慈航道人不过只见过一次罢了,应该不可能对一个烂瓶子有这么深的记忆啊!

    “可不嘛!当然认得了,我经常见到你手中的瓶子啊。”

    鸿钧老祖的脸銫顿时阴沉了下来,谨慎的问道:“怎么?你难道偷偷来到过我道教吗?”

    “你可千万别误会,我可没去过你们道教,我只不过是在佛教见过罢了!”龙九遥想了一下补充道:“虽然我是个爷们,不喜欢在背后嚼老婆舌,不过我还是要提醒你一下。”

    龙九遥装模作样的四处看了看,随后贴在鸿钧老祖的耳边,小声说道:“你手下的那个什么狗屁慈航道人,好像有问题,你还是小心一点,否则的话!啧啧啧”

    鸿钧老祖皱眉问道:“你是在挑拨我和我弟子的关系吗?”

    “我有没有挑拨你心里最清楚了,你还是小心点佛教的人吧,我就和你说这么多,剩下的你自己慢慢去悟吧!”

    “哈哈哈!我鸿钧老祖与我门下的弟子相处融洽,你休想挑拨!你自己在这里慢慢看热闹吧,我先回去了。”鸿钧老祖说完头也不回的离开了陈塘关上空。

    鸿钧老祖为何走的这么着急,龙九遥心里很清楚,鸿钧老祖表面上看是个很仁义的人,实际上心眼非常小,他已经开始怀疑慈航道人了。

    “还是道教热闹啊,尔虞我诈像是无间道一样,真他娘的刺激啊!”龙九遥感叹了一句,现在事情已经发展到了这个地步,龙九遥再留下了也没什么意思了。

    朝着陈塘关总兵府瞄了一眼,龙九遥转身离去。

    总兵府内。

    哪吒握紧双拳,浑身泛起很强劲的阴气。

    瞥了一眼土行孙和邓婵玉的尸体,哪吒抹了一把眼泪朝着总兵府门外。

    姬发问道:“哪吒,你要去哪里啊?”

    “我要去干死李靖!”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