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页 看目录 看简介

    朝歌。

    纣王如往常一样,手里高举着酒杯,每日跟妲己饮酒作乐。

    似乎是已经对朝歌和西岐的战争死心了,感觉最后的胜利与朝歌是没有任何的关联了,余生的大好时间不如饮酒作乐,好好享受生命中最后的时刻。

    朝歌下面的将军看着纣王这生无可恋的逼出,很想上前一嘴巴子将他抽醒。

    不过一考虑到纣王手下还要李靖这样愚忠的猛将,下面的人也只能作罢。

    司文公怼了李靖一下,说道:“李将军,你看纣王这么下去也不是个办法啊!不如你上去劝劝大王吧,若是我们朝歌败了的话,后果不堪设想啊!”

    “倒也是这么个道理,那行,我上去劝劝大王吧。”李靖深吸一口气,鼓起勇气走上前,拱手说道:“大王,您”

    “滚!”

    李靖:“”

    “大王,其实我感觉咱们朝歌”

    “我让你滚,你没有听见吗!”纣王暴怒,甩手将手里的酒杯扔向了李靖。

    李靖一歪头,酒杯擦着他的头皮飞过,摔在了墙上摔成了一堆碎片。

    纣王猛地站了起来,怒目看着下面的人,怒吼道:“你们一个个丧起来一张脸是要干什么?是我要死了吗?”

    李靖吞了一口口水,说道:“大王,臣们没有别的意思,只不顾看大王每天借酒消愁,我们也是很担心大王的身体啊!”

    “借酒消愁怎么了?谁说我这是借酒消愁了!本王打了一辈子的仗,就不能享受享受了吗?”纣王生气的一拍桌子吼道:“你们一个个板个脸,是在给本王哭丧吗?!”

    众人看着暴怒的纣王,大气都不敢喘。

    在场的人都清楚纣王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无非就是压力太大了,朝歌都快被西岐给踏平了,可纣王没有丝毫的办法,只能这么干挺着,也是很难受。

    话说泥菩萨还有三分土杏呢,更何况李靖这么一个战功赫赫的大将军了,岂能受得了纣王如此对他!

    “你牛逼什么啊你牛逼!不就是仗着先祖给你打下的基业,才让你如此的装逼猖狂吗?没有先祖给你打下的家业,你是个啥啊?”李靖指着纣王的鼻子,一字一句的问道:“我就问你一句,你,是,个,啥?”

    纣王一脸的懵逼,被李靖突然其来的一声怒吼,吓的半天没缓过神来。

    李靖继续滔滔不绝的喊道:“你跟个废物一样!老子现在家都没有了,媳妇都别西岐的人给抓走了,你还有心思在这里喝酒。”

    金吒和木吒紧忙上前拽了拽李靖的衣角,说道:“爹,您别冲动啊!小心纣王一激动,看了你的脑袋啊!”

    “是啊爹,你想死我不拦着,可你别带上我们啊!”

    “你俩给我滚犊子!”李靖一把将金吒和木吒 推到了一边,指着纣王的鼻子继续骂道:“我就问你能不能打架,能不能让我把陈塘关给夺回来?能不能不要像个废物一样整天就知道喝酒!能不能给下面的人一个希望!!!”

    “李将军威武!李将军霸气!”

    “李将军真是吾辈楷模啊!好样的!”

    “李将军不像恶势力低头,实在是我们学习的好榜样啊!”

    “”

    李靖的几个能不能,问的纣王直懵逼,直到半分钟过后,纣王终于反应过来了。

    纣王勃然大怒,指着李靖骂道:“好啊!你这个以下犯上的东西,竟然敢骂本王!来人呐!把李靖这个以下犯上的东西给我拖出去斩了,鞭尸一千遍!”

    “不!给我鞭尸一万遍!!!”

    李靖早都想到了自己的下场,料到了纣王会砍了自己的脑袋,不过李靖一点都不慌,他早已经想好了对付纣王的办法。

    李靖脖子一抬,十分倔强的说道:“纣王,你要是有种你别杀我!你让我带兵上战场,去攻打陈塘关!你看老子给不给你将陈塘关夺回来就完了!”

    “来人!给李靖准备五百的兵力,再准备五百的奴隶!”纣王一想,要是就这么让李靖死了,实在是便宜他了,指着李靖的鼻子说道:“本王现在就给你增派兵力,你这个杂碎,就给我死在战场上吧!永远都别回来了!”

    不大一会儿过后,李靖带着纣王给他的兵力,屁颠屁颠的朝着陈塘关赶了过去。

    大殿里的人看的那叫一个羡慕啊,骂了纣王一顿没被砍头不说,还能带着兵去打陈塘关,简直是美滋滋啊!

    李靖走后,纣王阴着一张脸,眯眼看着大殿里的人:“刚才是谁在给李将军叫好,给我站出来!看本王不砍了他的脑袋!”

    众人一听,你都要看我脑袋了,我站出来干啥啊,我脑袋咋那么多呢!

    妲己在一旁劝说道:“算了大王,您和一群凡夫俗子叫什么劲呢!”

    纣王一屁股坐回了地上,叹息一声道:“唉!我们朝歌气数尽了啊!”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大王您就放心吧,我们朝歌吉人自有天相,一定没事的。”

    “对,我们一定会没事的!”

    纣王见妲己举起了酒杯,心里高兴跟着举起了手中的酒杯,继续借酒消愁。

    申公豹站在纣王的身后,眼神很是阴沉,龙九遥走了,申公豹不知道这个盟友还可不可靠。

    从眼下的情况来看,朝歌的处境并不好,失败只是时间的问题,如果这个朝歌真的败了,申公豹可就彻底跟十二金仙的位置没有拥分了。

    申公豹二话不说,转身走出了大殿,快速朝着陈塘关走去。

    魔礼红掐着兰花指,指着申公豹的背影问道:“大哥呀!你说那只豹子要去干嘛去啊?”

    “不知道,看样子的话,应该是要去支援陈塘关吧。”

    “这样哦,那我们要不要跟上去啊?”

    魔礼青看了看纣王,起身朝着大殿外走去:“走,我们跟着申公豹一起去耍一耍。”

    朝歌上下已经对纣王失去了希望,想魔家兄弟这样修为的人,行动起来根本不用和纣王请示,完全看自己的心情行动。

    而纣王也懒的去管他们,有这时间不如跟妲己喝喝酒,吹吹牛逼自在。

    纣王一边喝酒,一边指桑骂槐的说道:“去吧去吧,让他们通通先下去给本王铺路去吧!”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