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页 看目录 看简介

    皇宫。

    养心殿。

    朱元璋躺在龙床,脸銫憔悴,病怏怏的起不了床,一代帝王雄才伟略,斗天斗地,斗完对手斗兄弟,甚至还斗子孙,结果却斗不过病魔,已经离死不远了。

    朱允炆默默在旁伺候,那是一脸焦虑,两眼无神,有点不知所措。

    李万年跟韩千跪在地,低着头,谁也不敢正眼瞧病怏怏的朱元璋,害怕惹得龙颜大怒,小命不保。

    “李万年,你个废物,你还敢回来,就不怕朕砍了你的脑袋?”朱元璋意有气无力的说。

    “臣该死,皇上保重龙体,臣练功走火入魔,一年多来神志不清,意识刚清醒就急着回来见皇上,如今韩大人的状况跟臣当时一样,也走火入魔了。”

    李万年果然善于心计,故意把韩千走火入魔的事说出,就是让朱元璋不重用他,好名正言顺夺回锦衣卫指挥使的头衔,重掌大权。

    “韩千,你当真走火入魔了吗?”

    朱元璋的话刚说完,韩千就双手抱头,痛苦得满地打滚。

    突如其来的一幕,差点把朱元璋吓得一命呜呼。

    李万年见此,趁机将韩千打晕,这对他来说,还真是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

    “李万年,即日起官复原职,好好辅佐皇太孙。”

    朱元璋深知自己时日不多,皇孙还年轻,继位后需要用人,见韩千神志不清,难以担当大任,不得不重新重用李万年,恢复他锦衣卫指挥使的职务。

    “谢皇上厚爱,臣定当不遗余力辅佐皇太孙。”

    “退下吧。”

    李万年谢过皇恩,扶起韩千,心花怒放离开养心殿。

    “皇爷爷,李万年的声音似乎不太正常?”

    “他已经是太监了。”

    朱充炆还年轻,对李万年的声音只是怀疑,而朱元璋吃的盐比孙子吃的米还多,光听声音就判断出李万年不男不女了。

    这也是朱元璋还启用李万年的原因之一,毕竟一个太监掀不起巨浪,盯紧些还是可以用的。

    “原来如此。”朱允炆深感意外。

    “李万年这人可以用,但是要堤防,”朱元璋望着孙子,“你还要堤防惦记皇位的皇叔跟皇兄们,朕在时他们不敢轻举妄动,朕走后很难说。”

    “孙儿谨记皇爷爷教诲。”

    “还有,也要提防小财神,他已经不是废物,据说武功进步很快,加上富可敌国的财富以及楚天阔手中的兵马,真要造反的话后果不堪设想。”朱元璋从软枕下拿出一道圣旨。

    朱允炆双手接过来,看后方知是富贵山庄的遗书。

    “这是一张王牌,要好好利用,必要时启动梅朵,让她除掉钱家父子。”

    朱元璋果真深谋远虑,该想的不该想的都想了,难怪会操劳过度,深知大限将至,开始交代后事。

    “孙儿明白。”

    朱允炆双手捧着圣旨,感到有万斤之重。

    因为这是一道催命符,也是富可敌国的财富。

    李万年将韩千扶回锦衣卫,并没有杀他,因为刚回锦衣卫,重掌大权还需要他帮衬。

    “醒了。”

    韩千清醒后,双膝跪地:“大人,求你救救我。”

    李万年左手握长剑,迈步在房间里徘徊,脸上露出阴森森的笑意,发现多个太监挺有趣的,到时也有个同类,想想后把宝剑扔到韩千面前。

    “知道本座的声音为何会如此吗?”

    韩千一点也不笨,加之早看过辟邪剑谱,经李万年提醒,那是茅塞顿开,随即一想,又大吃一惊,心里直打寒颤。

    “大人,你是说自宫?”

    “没错,就是自宫,这是唯一自救的法子,咱们盗来的武功秘籍,降龙十八掌是假的,只有辟邪剑谱是真的,一切都是钱多搞的鬼。”

    “大人,你确定辟邪剑谱是真的吗?”

    “本座已练过,千真万确。”

    “哪钱多为何不在上面做手脚?”

    “挥刀自宫,这手脚还不够大吗,他是要看咱们的笑话,要让咱们变得不男不女,羞辱咱们,真是可恶至极。”

    李万年越说越激动,情绪已经失控,快崩溃了。

    如今,摆在韩千面前的就两条路:要么抹脖子、要么自宫,除此之外别无他法。

    “大人能忍辱负重,属下也能,少那玩意儿没什么大不了的,活着比什么都重要,我们的今天就是钱多的明天,日后咱们将他那玩意儿一刀一刀的切,活活把他给疼死,方能消心头之恨。”

    韩千也激动了,激动得脑子发热,快速拔出剑,毅然决然自宫。

    “啊!”

    韩千叫出了猪叫声,好比小猪被膳时那样痛苦。

    听着撕心裂肺的惨叫声,李万年一个激灵,心里直打寒颤。

    说真的,李万年当时自宫时也是脑子发热,现在亲眼见韩千自宫,还真有点害怕。

    如果重来一次的话,李万年宁愿头可断血可流,也不会选择自宫。

    “好兄弟,从今往后咱们有福同享,有难同当。”李万年拍着韩千的肩安慰,心里暗自偷着乐。

    死很简单,生不如死的活,那真是太难了。

    午时,天空不作美,下起倾盆大雨。

    钱多赶路时路经山野,远远瞧见有间寺庙就前往避雨,刚到门外就听见里面有打斗声,出于好奇,不敲门就跃墙而入。

    这里是名副其实的尼姑俺,佛堂里供奉着佛像,一老一少两个尼姑正跟贼眉鼠眼的和尚比拳脚。

    “三位师父,外面倾盆大雨,我路过进来避雨,你们继续切磋。”

    钱多没搞清状况,以为和尚跟尼姑本是一家,正在切磋武功。

    “少侠,这是个花和尚,快来帮忙。”

    听老尼姑一说,钱多二话不说,立刻使出弹指神通,隔空点了和尚身上的袕道,令他动弹不得。

    下一秒,年轻的尼姑一掌拍在和尚脑袋上,送他见鬼去了。

    我去!

    什么情况?

    到底谁是好人谁是坏人?

    “少侠来到好,请你救救房间里的女施主吧。”老尼姑焦虑万分,忧愁的眼神望着钱多哀求。

    “你们杀人跟杀鸡似的,还需要我救吗?”

    显然,钱多变得谨慎了,害怕上当。

    “我们想救,可是无能为力。”年轻的尼姑羞红着脸说。

    “说来听听,能帮我一定帮。”钱多试探杏的问。

    老尼姑抿抿嘴唇,叹气一声:“那位女施主中了花和尚的合欢散。”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