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页 看目录 看简介

    花蕾也是看得一头雾水,也纳闷了,想不通留人睡为何会向皇甫唯我挑战?难道跟他有杀父之仇不成?

    这样一分析,花蕾觉得合情合理,毕竟皇甫唯我到处挑战高手,死在他刀下的亡魂不计其数,说不定其中就有留人睡的父亲。

    “能死在无情刀下,是你的荣幸!”皇甫唯我右手已经握住刀柄,冷冷瞥钱多一眼,“小子,闪一边去。”

    “要杀连我一起杀。”

    钱多拼命护着留人睡,还真是冲冠一怒为红颜。

    “别逼我。”

    对皇甫唯我而言,杀人就跟杀鸡是的,根本不是念及交情,而是顾及钱多是难得的武学奇才,想等他强大起来,跟他真正一战。

    “西方求败,你就是个疯子!”留香气喘吁吁跑来,哀愁的眼神瞪着皇甫唯我,“不问问她是谁就拔刀,你就不怕这一刀下去会抱憾终身吗?”

    皇甫唯我眉头紧锁,脸銫一阵青一阵白,眼神变得复杂起来,表情似乎很痛苦,二话不说,转身就走。

    钱多不惜用生命阻止,也阻止不了皇甫唯我拔刀的冲动。

    但是,留香的出现,一通臭骂就令皇甫唯我放下屠刀,默默离开。

    留香的话说得不是很清楚,可钱多已经明白了,也知道留人睡为何会恨皇甫唯我,还赌气挑战他。

    “姐姐,前辈是你爹?”

    留人睡没有说话,连瞧也不瞧钱多一眼,甩开他的手,怒气冲冲朝猪脚西施店走去,泪花在眼眶里打转,心窝上犹如有针刺一般疼。

    不回答就是回答了,留人睡的反应无疑是默认,而皇甫唯我的反应也反常,证明他已经知道她的身份,却不相认。

    “小兄弟,谢谢你用生命保护我女儿,我才能及时阻止这场人间悲剧。”

    其实,留香刚从外地回来,恰恰瞧见令她痛心疾首的一幕。

    钱多乐微微一笑:“阿姨客气了,路见不平,不拔刀也相助。”

    留香一脸痛苦,抿抿嘴唇:“没错,他们是父女。”

    刚才,钱多问皇甫唯我是不是留人睡的爹,美人没回答,吃瓜群众心中瞎猜测,还真不相信两人是父女。

    现在,留香亲口承认,众人不得不相信。

    得知真相,花蕾大吃一惊,之前猜皇甫唯我跟留人睡有杀父之仇,没想到两人竟然是父女,真是够奇葩的。

    “散了散了!”钱多吆喝着。

    留香不再说话,望望街道尽头,哪里还有丈夫的身影。

    皇甫唯我不知留人睡是女儿也就罢了,知道后也不相认,还默默离开,真是抛妻弃女,无情无义啊!

    在皇甫唯我眼里,妻女就是他唯一的弱点,是阻碍他追求武学最高境界的绊脚石,也正因为如此,他心里有牵挂,才没能将无情刀发挥到极致。

    然而,留人睡自打懂事以来就被无情的抛弃,气愤之下连名字也改了,改随母姓,苦练刀法就是想向父亲挑战,以此来报复他,也是个心狠之人,身上流的不愧是皇甫唯我的血。

    得知留人睡真实的身份,花蕾深表同情,心想换作自己,也会像她那样做,甚至比她更狠。

    虽然一场人间悲剧得以阻止,但是钱多并不开心,心里反倒沉甸甸的,心神不定回到醉仙酒楼,来到妻儿身边。

    “追呀,怎么不去安慰你的漂亮姐姐?”花蕾板着脸,阴阳怪气的。

    “川岳!”钱多伸手摸摸儿子的小脸蛋,“爹不会抛弃你的。”

    “你的意思,是可以抛弃我了。”

    花蕾听后气不打一处来,缠着小老公不依不饶。

    “媳妇,瞎想什么呢?”钱多把花蕾搂在怀里,“我是那种抛妻弃子的男人吗?”

    “看不出来。”

    “别说气话了,言归正传,朱元璋一死,我就进京找朱充炆,说服他不再追究盘龙山的事,还你跟水灵清白。”

    “算算日子,老朱没几天可活了,真开心。”

    想起朱元璋时日不多,花蕾心情就舒畅,有种报复的感觉。

    “我得回去运作,咱们这就带儿子回富贵山庄,一家团聚。”

    “一年多都等了,还在乎这几天吗,老娘好不容易置办一份正当的产业,怎能说放弃就放弃,我回富贵山庄过好日子,总不能让弟兄们喝西北风。”

    花蕾说得一套一套的,不是她不想去富贵山庄过好日子,而是要先把兄弟们安顿好。

    “行,哪我先回去,安排妥当后来接你。”

    “刚来就要走,也不多留一晚。”

    花蕾缠着小老公撒娇,卖萌起来可爱极了,完全没女汉子的味道。

    “来日方长,有的是时间。”钱多笑得坏坏的,乐得在媳妇脸上亲一下。

    “舍不得家里那四个吧?”花蕾说翻脸就翻脸,开始吃干醋。

    “有点。”

    钱多坏坏一笑,也在儿子小脸上亲一下,然后撒腿跑下楼。

    “川岳,你爹真不是个东西,长大别学他。”

    小老公离去,花蕾心里空落落的,抱着怀里的儿子晃呀晃,逗小家伙乐乐,也缓解心中的相思。

    京城。

    锦衣卫。

    屋里,韩千盘膝而坐,刚修炼完降龙十八掌心法就双手抱头,痛苦不堪。

    这种现象已不是一两天了,半年前就发生,这是走火入魔的迹象。

    韩千修炼降龙十八掌,半年才走火入魔,这跟他武功弱、天赋低有关系,不然早像李万年那样痛苦不堪了。

    “我的头怎么越来越痛?”韩千抱头在屋里翻滚,还不知已经走火入魔了。

    “因为你已经走火入魔。”李万年推门走进来,望着头疼的韩千,不由想起曾经的自己。

    听到阴阳怪气的声音,韩千抬头瞧瞧,见是李万年,立刻跪地哀求:“大人,你总算是回来了,我不该瞒着你备份武功秘籍,求你救救我。”

    “这就是贪婪的下场。”

    韩千的痛苦,李万年亲身经历过,对他深表同情。

    两人真是同病相怜!

    “李大人,我没想取代你,只是一时找不到你,皇上才让我当指挥使,只要大人救我,我立刻让位。”

    “哪好,咱们一起进宫。”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