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页 看目录 看简介

    时间如白驹过隙,不知不觉间,几日的时光一闪而逝。

    这几天,胡媚儿带着孙玄逛遍了妙雨城的大街小巷,两人参观了妙雨城的不少古景,吃了些妙雨城特有的小吃。

    这几天,孙玄也帮助胡家提纯了不少丹药,作为回报,他也获得了灵石和一些修炼上的丹药,两全其美。

    胡严那边,也因为调查孙玄身份的关系,暂时没有找孙玄的麻烦。

    这些天,随着孙玄的心思放松下来后,他原本的瓶颈,也开始慢慢松动了起来,一身修为也来到了入髓境九层。

    因为孙玄修炼的是神级气功,所以经脉和体魄远超于一般的气功,每一个阶段所需要的修炼时候也更长,基础底蕴也更加浑厚。

    孙玄一身血肉,在猕猴神胎的粒子下,不断向着神灵身躯开始进化蜕变

    等他一身骨血完全改造完毕后,估计就可以达到内息境。

    到那时,孙玄就可以吐气化兵,一念万象,分出数道分身,共同杀敌对拼了。

    当那日,孙玄完全获得了神级气功《神猴破域劲》认可后,他的脑袋中,就出现了数道配套的武技。

    而这些武技都不是一般的武技,都是由法术改编而来的,也就是说当孙玄达到炼气境后,这一身武技就会自动变化成法术,可以说是方便至极。

    一念万象,这招武技,就是出自《神猴破域劲》之中,是内息境的武技,可以通过精气幻化出一道道猕猴分身,每一道分身都会拥有着与本人相当的实力,可谓是强悍无比。

    虽然一切都进展的很顺利,但是有一件事情,让孙玄感到有些奇怪,那就是孙通然所说的家族疯血,似乎一直都没有出现。

    ‘难道是自己的血脉浓度太低了吗?’

    ‘导致原本早就应该出现的战斗疯血,时至今日,还未出现?’

    孙玄坐在房间的床榻上,心中默默想道。

    其实孙玄不知道,因为神级气功的关系,他的一身血肉已经逐渐被气功所影响改造,一身神灵血脉的他,正在源源不断地提纯浓度

    他们家族世代相传的疯血,也因为不断改造的原因,迟迟难以凝固稳定,才导致孙玄时至今日还没有觉醒疯血。

    等到孙玄浑身血脉稳固后,疯血自然就会出现了。

    “咚咚咚!”

    这时,突然想起了清脆的敲门声。

    “谁啊?”孙玄骤然睁开眼睛,声音沉稳的问道。

    随后,一个柔美的女声随之响起。

    “是我,胡媚儿。”

    “比武大会快开始了,我们一起过去吧。”

    闻言,孙玄翻身下床,拿出桌面上的折扇,推开房门,走了出去。

    “走吧!也让我见识见识妙雨城内的青年才俊吧!”孙玄手持折扇,风轻云淡的说道。

    “好!跟我走吧!”胡媚儿带着孙玄,向着比武大会的会场走去。

    一路上,胡媚儿跟孙玄讲起了这次参加大会的家族和青年才俊。

    “这次参加世家比武的,除了我们胡家外,总共还有三家,分别是刘家、江家、王家”

    “刘家,他们家族是专门做药材生意的,掌握着妙雨城百分之七十的药材供应和丹药供给,可以说在妙雨城,没有人愿意得罪他们家族,因为这样,就意味着将失去任何药材的供给。”

    “这是大部分武者都难以接受的“。”

    “也因为药材丹药管理的关系,他和其他三家关系都不错。家主刘天启,也是一个和善之人,每年都会组织免费的施斋,坊间声望很高的“。”

    听着胡媚儿的介绍,孙玄点了点头,问道:“我记得珍宝阁也有做丹药贩卖的生意啊!”

    “是啊!在妙雨城,我们是除了刘家之外,第二大的药材丹药供应商,占据百分之二十五的份额,剩下的一些份额,就是个别的一些小商铺了。”胡媚儿解释道。

    “嗯,其他两家呢?”孙玄问道。

    “江家,是做纺织业、盐糖油生意起家的,他们家主江海,是一个很精明的商人。”

    “很早就明白了,只有足够的武力才能驾驭财富。所以江家也是妙雨城内,一家拥有私兵的世家,并且很早开始,江家就在收集武技功法,不断通过钱财,将家族弟子送入各大门派,进行深造。”

    “江家的实力,也是不容小觑的。没有人知道他们究竟拥有多少钱,他们财富的数量是个秘密,不过根据我们胡家的情报资料,江家控制着包括有穷国在内十几个国家的盐糖生意。”

    “如果说拿你灭掉了严家来举例了话,江家的实力,至少是十几个严家加起来。”

    胡媚儿一边走着,一边轻声给孙玄讲解着江家的隐秘。

    “能控制十几个国家的糖盐生意,却没有被灭,这个江家也是很有手段啊!”孙玄感叹道。

    这个妙雨城的世家,综合实力远比齐路镇要高出许多。

    按照孙玄估计,以江家这种实力来说,估计家族之中,也拥有着炼气境的强者。

    毕竟,如果没有炼气境支撑的话,去别国行商,简直是自寻死路,会被吃得连骨头都不剩的。

    “那最后的一个王家呢?他们是什么家底?”孙玄开口问道。

    “王家?”胡媚儿眼中闪过一丝异銫,略微思考后,开口道:“王家是妙雨城的第一世家。”

    “哦?第一世家?这么说”孙玄一愣,随即反应过来,有些猜测到胡媚儿的意思了。

    果不其然,只见胡媚儿轻轻的点了点头,道:“没错!他们家族里拥有炼气境武者,而且不止一个!”

    胡媚儿一开口,就是石破天惊的大消息。

    孙玄皱起了眉头,以他现在的实力,对付内息境、神力境的武者,动用一些手段,都还可以解决。

    但是碰上更高的通灵境和血脉境,他就有些吃力了,虽然不至于落败,但是估计也能被击败。

    毕竟等级之间,差距太大,肉身秘境之中,越往后,肉身就越强

    “具体说说看!”孙玄问道。

    胡媚儿点了点头,道:“我刚刚说过江家有十几个国家的糖盐贩卖权,实力虽然不显,但想来应该也有着炼气境的武者庇护。”

    “但是具体是真是假,还是不得而知。”

    “但是王家,就已知的炼气境武者就有两个。”

    “一个是家主王璃,在数年前,他就已经突破了血脉境,达到了炼气境第一层,成为了一个货真价实的炼气境武者了。”

    “而他的爷爷王炼,则是上个世纪的古老强者,据说已经有炼气九层的实力了。”

    “上个世纪的强者?推算过来,也有上百年了吧!”孙玄想了想,问道。

    胡媚儿点了点头,道:“到了炼气境,活个两三百年,很正常的。谁也不知道这位老前辈,究竟是死是活?”

    孙玄听着这个消息,心中想道:‘上百年都没有出现了,若不是身体出了问题,就是早已坐化了。’

    ‘胡媚儿说得不错,正常的炼气境存活个两三百年,确实很轻松。’

    ‘但是前提是没有受伤,尤其是严重的内伤,就算全身换血之后,浑身诞生灵力,能够催动法术,但是本质之上,依旧还是人类肉身。’

    ‘若是出现了触及本源的伤害,依旧是难逃一死!’

    ‘上百年都未曾出现了,那么只能说明,要不然已经死去,要不然就是在苟延残喘。’

    当然这些话,孙玄没有说出口,他只是静静的听着胡媚儿继续往下说。

    “王家是武道起家的,统管妙雨城的镖局、物流、商道,所以进出妙雨城的货物,都要向王家上交过路费。”

    “很多物品、人员、珠宝黄金,也都是交由王家去运输的。”

    胡媚儿一点一滴地将妙雨城的权力构架,慢慢告诉给孙玄,孙玄也在认真听着。

    “那妙雨城没有城主吗?有穷国是派谁来管理这里的?”孙玄突然问道。

    在胡媚儿的介绍中,孙玄发现妙雨城中,江家和王家的势力实在是太过骇人了。

    在这种情况下,有穷国无论派谁来管理妙雨城,无疑都是被架空的。

    但就算是被架空,这种名义上的城池,也不可能不派人过来管理统治的,但是说了这么久,胡媚儿都没有提到过妙雨城的城主。

    听到孙玄的问题,胡媚儿脸上露出一丝古怪的神情,道:“我们妙雨城的城主是一个道姑。”

    “道姑?”孙玄的脸上也露出了一丝古怪的表情。

    这画风,有些奇怪啊?

    我有一个道姑朋友?

    孙玄摇了摇头,将脑中稀奇古怪的想法,赶紧删除掉。

    “听闻这个道姑是御雷门的核心弟子,下面看管城池也是来历练人生的。”

    “但是奇怪的是,她下来之后,不住城中心的城主府,独自一人搬到西山上的水月庵里,不问世事。”

    “她的举动,也令我们四大世家一头雾水,本来都商量好了利益分配,准备看在御雷门的面子上,让出一些利润份额给她,谁知道她一来,不要权,也不要利”

    “整日待在水月庵中,闭门不出,谁去也不见,似乎在修炼一门惊世剑术!”

    “惊世剑术?”孙玄眉头皱了起来,问道:“这么说,她也是炼气境咯?”

    胡媚儿摇了摇头,道:“不清楚,但是王家家主王璃对于她的态度极为尊重。城主府,她虽然不住,但是王家天天都会派人去打扫。”

    “并且每个月都会将城主府的份额,放入城主府内库,交由管家打理。”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雷打不动!”

    听着这些消息,孙玄的神情也平复了下来,没想到刚出齐路镇没多久,就已经出现了三个炼气境修士了。

    ‘虽然原来游戏剧情中的副本,现在都还没有完全展开,但是凭借现在自己的实力,即使出现了,也做不出什么事情’

    “比斗大会在哪里进行?”孙玄问道。

    胡媚儿抬手一指远处,道:“在四家共同出资建立的武道馆里,喏,那就是了。”

    孙玄顺着胡媚儿手指的方向,望过去,一座巨大无比的古朴建筑映入眼帘。

    这是一座巨大无比的椭圆形建筑,五十几米高,通体都是用坚硬的花岗岩建造的,看起来浑然一体,就像一座巨大的岩石块。

    胡媚儿带着孙玄,从正面大门走了进去。

    经过一段黑暗过后,亮光突然出现,一片巨大的空地出现在孙玄视野中,周围是一排排包裹住空地的看台。

    原来这座古朴的建筑,竟然是一个巨型的斗兽场?

    孙玄一眼望去,都是密密麻麻的人,四个家族,四种颜銫方块,覆盖住了看台上的所有位置,没有一个空位。

    红、黄、蓝、绿,四种颜銫,颜銫分明。

    胡媚儿带着孙玄,走到了代表着胡家的黄銫看台中。

    “怎么样?很壮观吧!”胡媚儿看着周围喧闹的人群,开口道。

    孙玄点了点头,道:“确实很壮观!我确实没有想到,四个家族,人竟然会这么多?”

    “不光是四大家族的人,他们的一些旁支也都来了。四大家族的比斗大会,是历年来的盛世,很受关注的“。”

    “尤其是今年的比斗大会,还涉及到秘境空间的名额”胡媚儿轻声解释道。

    孙玄的眉头皱了皱,问道:“秘境空间吗?”

    孙玄没有想到,竟然在妙雨城内,也有着秘境空间?

    要知道秘境空间这种东西,里面蕴藏着无限的可能,有的是福地洞天,有的是绝境死地,有的则是上古高手的坐化之地,各种机遇危险,祸福相依。

    两人交谈之际,已经来到了胡家看台之中。

    “孙玄,来了?”胡源易笑呵呵的说道。

    孙玄微微点了点头,道:“源老,胡家主!”

    “嗯!”胡杰也点头示意,回应孙玄。

    胡源易淡笑着,指着台下的座位,道:“孙玄,等等就要劳烦你去那边坐了。”

    孙玄顺着胡源易的手“好!”

    孙玄微微一笑,轻轻一跃,落到座椅上,稳稳坐下。

    听见动静,胡魁和另一名弟子,转过头,看向身后,见孙玄坐在位置上,有些意外,却没有说些什么,静静的将头转了回去。

    显然,他们对于孙玄的出现,心中是有数的。

    而孙玄的动作,也惊动了其他三个座位上的弟子。

    他们有些惊疑不定的看着孙玄,目光闪烁,随后便在窃窃私语。

    孙玄的面容,太过陌生了,似乎从未在妙雨城出现过。

    “好了,各位!”

    突然一个浑厚的声音凭空响起,一道人影从云朵之中,从天而降,落到地面上。

    举重若轻,落地无声。

    以这么快的速度落地,竟然没有发出一点声音,就连地面都没有丝毫的损坏?

    男子面容冷峻,额头上有几道清晰可见的抬头纹,浑身气势内敛,没有一丝真气流动运转的波动。

    孙玄看着地面心中的中年男人,面容凝重了起来,这个人,他看不透!

    “他就是王璃!王家的家主,媚儿应该有跟你说过关于王家的事情吧!”胡魁背对着孙玄,轻声道。

    “嗯!”孙玄轻嗯了一声,既然胡魁主动搭话,他也不会故意不回答,他们其实没什么矛盾,在孙玄看来,胡魁也不过就是小孩心杏而已。

    年轻气盛,争强好胜!

    “这次的比武,采取轮换淘汰制,直到全部选手淘汰完毕后,剩下弟子的家族,获得本次比斗大会的胜利。”

    “你放心,这次比武,我不会麻烦到你的。我会打败所有人,代表胡家赢得最终的胜利。”

    胡魁横刀立马的坐在孙玄身前,神情严肃的冷声道。

    “行啊!那就交给你了!”孙玄语气平淡自若,用眼神打量着四周的家族弟子,一副轻松写意的模样。

    这时,舞台中央的王家家主王璃开口道:“一年一度的比武大会,今日正式开始。”

    “和往年一样,各大家族都挑选了家族内最精锐的弟子来参加。”

    王璃的声音不大,但是话语却清晰无比地传入每一个人的耳朵里。

    王璃环顾了一下四周的参赛席位,平淡的目光从每一位参赛家主弟子身上扫过。

    瞬间,他们都有一种被窥探的感觉,仿佛在这一刻,所有的秘密都被王璃所看穿了。

    当王璃的目光扫到孙玄的时候,孙玄与他四目相对,两人谁也没有看穿对方。

    “咦!”王璃感受到一丝诧异,这个年轻人,他竟然看不透他所修炼的功法?好奇怪啊?

    不过王璃的目光,也未过多停留,继续扫过其他弟子。

    “看来,今年多了一些新的面孔!”

    “依照惯例,比斗大会由四大家族轮流主持,各个家族派出家族内不超过二十五岁年龄的弟子参加。”

    “采取抽签淘汰制,一个家族内,所以弟子全部都淘汰时,整个家族宣布落败。”

    “最后剩下弟子的家族,获得本次比赛的胜利。”

    “最后提醒一句,若是派出超过二十五岁弟子参加比赛,直接取消家族的参赛资格,直到最一名”

    “以上的规则,我就不再继续重复了。”

    “话不多说,现在我宣布,本次比赛正式开始,由各大家族代表人上来抽取比赛顺序。”

    话罢,王璃手中戒指光芒一闪而逝,变化出一个水晶盒子,放置在舞台中央。

    胡魁站起身,走到舞台中间,其余几个家族也派出了一名代表弟子,前来抽签。

    四人站定后,按照各个家族位置顺序,依次进行抽签,王家作为举办方,最后抽签。

    四大家族子弟的代表人,抽签完毕后,顺序分别是:王家对刘家、江家对胡家。

    然后由两家的胜利者进行对战,两家的失败者进行对战。

    四个家族不断地进行轮换,直到最后剩下最后一人,或者只剩最后一个家族弟子为止。

    落败的弟子,将会从参赛席中离开。

    “好,第一场由王家王年对战刘家刘易,请双方对战人员来到舞台中央。”王璃开口道。

    两个子弟一跃而起,冲到了舞台中央。

    王家王年是一名俊秀的少年郎,手持着一柄长剑,而刘家刘易则是一个壮汉,手持一把连环大砍刀,看上去杀气腾腾的。

    “开始!”

    话罢,王璃就凭空悬浮在空中,静静地注视着两人。

    “看招!”刘易大喝一声,全身真气运转激发,手中连环大砍刀,凭空甩出几道刀气,向着王年劈砍过去。

    一道道刀气,宛若一把把锐利的夺命镰刀,从各个角度封锁住了王年闪避的位置。

    “哼!来得好!”

    看见劈开过来的刀气,王年根本不慌,手中宝剑泛起寒光,抬手一划,剑尖带出一道光环,旋转而出。

    蓬勃大气的真气从王年手中的长剑中,倾泻而出,浩浩荡荡、威力惊人。

    剑芒一闪而逝,剑光闪烁,一道道刀气被凭空斩断,化为粉芥。

    “五虎断门刀,第一式,猛虎下山!!”

    刘易身体一沉,猛然跃起,将全身的真气汇聚于刀刃之上,自上而下,全力劈砍出去。

    刹那间,虎啸龙吟,响彻会场。

    从刘易劈砍出来的刀气之中,一只由真气凝结而出的猛虎,踏着空气,向着王年冲了过去。

    虎虎生威,霸道绝伦!

    在无形之中,有一种力量将王年给锁定住了。

    妙雨城刘家是医药世家,在有穷国内名声很大,通过药材丹药,他们家族也收集了不少的气功武技,五虎断门刀就是其中之一。

    猛虎下山,是五虎断门刀中的一招杀招,乃是凝结全身精气神斩出的一刀。

    强烈的精神力,与刀势结合在一起,出招之间,犹如猛虎下山,恶虎衔尸,令人无法闪躲,只能硬接。

    “二十四节气剑术·惊蛰!”

    王年突然轻哼一声,平地一声惊雷,四周游动的灵气刹那间汇聚,在他的宝剑之上,缠绕着一道道电纹雷光,无数的游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