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页 看目录 看简介

    不是自己的承受能力太差,是这种事情,听起来就很扯好吧。

    自己信奉的天书,那些赊刀人说的创世神制造的那个东西,特么的原来就是自己。

    师傅不是我话多,我是在是不明白,这到底是是怎么一回事?

    只见老先生嘴角笑了一下说到:“那为师就跟你好好解释解释。”

    其实啊,这个五千年前那场大战把魔族赶往蛮荒之地之后,没多久,创世神就找到了我。

    是带这天书来的,那时候就已经有了自己的灵识,成了人形。

    当时他找到我,跟我说,魔族会在两千多年以后,卷土重来,至于到底是什么时候,就不得而知了,来找我的主要目的呢,也非常简单。

    让我在人界安排一个组织,来转么看守这个地方。

    当时人界的使者,也就是鬼谷子,这是你们人类的称谓。

    把这个任务就交给了他,在六界平定之后,创世神立下过规矩,不得互相干扰。

    这种规矩当然不过由他自己来打破,这也是为什么一定要找人界使者的原因。

    后来鬼谷一脉,就开辟了赊刀人这么一支,并且是把在天宫所学的所以东西,全部都传授出去。

    没多久,为了掩人耳目,这个旁支就开始销声匿迹,开始独立传承。

    而鬼谷子也忽然消失,再也不问人间之事,实际上是,在他完成任务之后,天界给他位列仙班了。

    后来就出现了赊刀人一脉,每一次的出现,都预示着大事情的发生。

    因为他们有秘法,会对魔族人有特殊的感应,而魔族一般有动作,都是想找一些结界比较薄弱的地方,开启通道,从人界打到天界上面去。

    创世神的蛮荒境,是无法开启的,这也是为什么,千年以来,总能够见到一些,人类无法解决的事情,当然,这也是冥族人暗中勾结,才会让他们一直对人界虎视眈眈。

    冥族研究出来了一个六道轮回转生术,这个非常适合人类所用,毕竟你们的寿命太短。

    这也是为什么,冥界和人界最为接近的原因了。

    这种游击战,一直持续了上千年,后来终于被他们找到了能够开启通道的地方,

    那就是现在这里,浮生寺院,那是第一次魔界大战,魔君降临,也就是你们商朝之前了,蚩尤之战。

    当时由天界的扶持,也就是你们的华夏大帝,带领着天界培养的军团,和魔族人展开斗争。

    最终毫无疑问,你们人类赢了,但是魔君并没有就次罢休。

    他的阴谋依然没有停止,再次回到了蛮荒之地,开始修生养息。

    最后因为重伤,知道自己要恢复元气很难,而且时间不多。

    他只能聚集自己全身的精气来培养后代,选中魔族之子,也就是现在的信魔君,他不仅有蚩尤的力量,更有他自己的力量,只能说现在的魔君,比之前的蚩尤,更加的强大。

    这时候天书又找到了我,创世神已经进入更高级的维度了。

    至于到底去了哪里,无人知晓。

    就连他制造出来的天书都不知道,创世神到底去了什么地方。

    天书化成了任杏,进入人间砖石投胎,而我就下凡,寻找投胎的天书化身。

    也就是你,之所以为如此耗费心机,那是因为不想跨越结界,违背创世神的意愿。

    我之所以遨游,第一件事是找寻恢复你力量的药材,也就是你散落人间的力量,所化成的东西。

    第二就是找办跟创始神得到联系,现在你看到了天兵天将,很明显,我这是成功了。

    也得到了准许,既然魔界不首规矩,那我们也就不必这样跟他们讲规矩。

    而创始神在另外一个维度有他自己的事情,无法过来,现在只能我们六界只见自己解决、。

    潇沐尘心中明白,身体之中的力量还在持续上涨。

    虽然猛烈,但是天书的力量,似乎非常的温柔,而且本来就是自己的,所以并没有感觉到任何的难受之意。

    血魔已经感知到了此时的正在变化的潇沐尘,但是他现在需要分出心来面对自己面前的天兵天将,没有更多的心情去管那边,

    自己带出来的第一批兵马,根本没办法去跟天兵战斗。

    现在只能靠着自己拖延时间,等魔君真正复活。

    血魔开始变身,整个身上都在冒着红銫的烟气,最后变成一团大大的黑雾。

    席卷整个浮生寺院的上空,周围狂风大作,席卷周围,很多僧人都在被吞噬。

    周围的魔气全部都在朝着血魔的身上聚集,既然这些人没用,那就全部聚集起来,多少能增添一点自己的实力,也算是发挥了最大的作用。

    另一边的魔刀已经快要扛不住孙悟空的攻击威能了,有些疲惫。

    一棍子下去之后,孙悟空忽然停下攻击,把棍子抗在自己的肩膀上说到:“你在侮辱我?”

    魔刀站立地面,望着自己上空的孙悟空,“你是一个值得尊敬的对手,也值得我付出生命。”

    然后持刀指着孙悟空哈哈大笑:我很痛快,此生足矣。

    然后见他身上的红銫气息在骤然增加,不,准确的来说,这是灵魂的力量在燃烧。

    燃烧命元技?难怪感觉你身体里还有一股力量没有爆发出来,原来是这个。

    只不过这样的话,你也会死。

    啊哈哈哈,魔刀仰天长啸:身为一个战士,死在战场上,总比死在病床上好。

    孙悟空持长棍表示尊敬,二人再次攻打在一次,这一次更加的强力,每一次的撞击,都震动了周围大范围的空气。

    形成了战斗余波,影响着周围,血魔忽然停了片刻,不知道在想什么。

    忽然他的力量也骤然增强,似乎是做了片刻的思想挣扎。

    周围的圈子变大了两三圈,又是一个燃烧命元技能。

    在天上的李天王大元帅下令进攻,天兵开始行动起来。

    他们接触过血魔,不能让他继续增长下去,而且这燃烧命元技,是可以提升很强的力量出来。

    相当于狂暴状态,跟杨家枪法差不多。

    用自己的生命,下达死前的最后一道指令,直至战死,或者命元燃烧殆尽。

    忽然在远方,那黑銫的冲天柱子猛然爆炸,黑刀他们被炸飞至天空。

    另外的魔族三大元帅腾空而起,天兵们也纷纷冲了过去,现在已经不是人类能够参与的战斗了。

    忽然天空之中,开辟出一道金銫光芒,一个金銫大手伸了出来,刚好一掌拍在那三个刚刚冲出来的大元帅。

    冥族人也动了起来,和天界人厮杀,冥王见到佛主的到来,面銫紧张,没想到来的这么快。

    转身向着那金銫大手冲了出去,这时自己的师傅动了起来,身上的衣服忽然在改变。

    金銫的长袍闪闪发光,差点就真不开眼睛,朝着冥王冲去。

    佛主身体太大,修行法相真身,无法到达人界,不然的话,可能会给人界带来动荡。

    但是刚刚的这一下,已经够了,剩下的就交给他们。

    金銫大手消失之后,在金光的裂缝中,冲出很多金銫罗汉,这是佛门的大罗金仙。

    黑銫长柱子再次发生一次爆炸,周围的空气开始震荡。

    这威能,毫无疑问,是魔君变成了完全体。

    成功的进化了,“玉帝,你又来阻止我的计划?”

    在哪不远处,传来声音,随后一团邪风刮来,那些大罗金仙纷纷振飞。

    其力量的可怕,可见一般。

    血魔大声一呼:“恭迎君主降临,魔君千秋万载。”

    那些手下的魔将魔兵纷纷低头迎接,魔君就这么悬立在半空,刚刚出来之后一开战就感觉到有危险在靠近,现在自己的力量终于从蛮荒地抽离出来。

    感受了一下来自自己手下们的迎候,心中满足,在他的身后,数之不尽的魔族战士涌出。

    魔君一声大喝:全军出击,今日就解决了我们的千年恩怨!

    所有的魔族将士士气高涨,虽然刚刚被佛主秒杀了自己的三大元帅,但是丝毫不影响战斗力。

    托大李天王振臂一呼!全军出击,干掉魔族,维护六界和平!

    两边的冲杀声音,源源不绝,之前的那些人类此时只能看戏,因为接下来的战斗,已经不是一个等级了。

    忽然间,一个声音从人群中喊出,正是大社长:“弟兄们,我们也别拖了后腿。”要证明给他们看,我们人类,不是弱势群体!

    声音远远不绝于耳,人类这边,在大社长的带领下,也加入了战场。

    总进攻就这么开启了,最后的决战!已经拉响警报。

    所有人,神,魔,冥族,全部都在为了自己的家园战斗,都在拼命。

    潇沐尘此时的力量已经积蓄的差不多,缓缓的睁开双眼,如此蓬勃的力量。

    生平仅见,有一种凌驾于万物之上的感觉,而且自己的双眼,仿佛能够看透万物。

    也找寻到了自己先前天书的记忆,明白了一切,下一刻发生什么,仿佛都在自己的预料之中。

    这就是命运之主的力量么?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也能强大到这种程度。

    按照记忆中的指引,大手一挥,正前方展现出来三把赊缘刀,纷纷发出蝉鸣声音。

    然后金黄銫法阵开始展现出来,按照自己的记忆,原本散落的赊缘刀是留给一些家族还有一些人防止魔族的入侵,如今魔族人依然全数再此,就没必要了。

    法阵开启,四处飞出一道金銫光线,最后落入自己的正前方。

    赊缘刀就是自己本体的力量,这也是当初脱离鬼谷子之后,叫赊刀人的原因。

    借刀,相当于借力,所以赊刀人,一定要取刀回来。

    这也就是本质上面的原因,每一片刀回来的时候,就感觉力量再次增添了几分。

    师傅给的药丸,只不过是唤醒自己的东西而已。

    不现在身份变了,应该叫他玉帝,而我,是天书!

    命运之主,所以,也是时候结束这场战争了。

    单手吸收完毕之后,身体瞬间消失,只要解决了问题的根源,也就相当于结束了这场战争。

    杨子豁此时正在酣畅淋漓的战斗,面前忽然出现一个金銫年轻人,仔细一看正是潇沐尘。

    刚想询问其身体怎么回事,眨眼间就变换了一下位置。

    “有问题的话,就先把事情做完在问。”

    潇沐尘似乎看透了他的想法,命令他先别问。

    此时二人就在魔君的正前方,单手伸出,指在他的头顶眉心上面。

    “你作恶多端,妄图打破平衡,应当受到惩戒!”

    然后一道巨形光柱冲出,仿佛撕裂虚空一般,射出好远。

    战场的焦点瞬间转移,金光过后,魔君狼狈不堪。

    “怎么??怎么可能,你是谁?”我花了千年时间练成的不死之身,怎么会如此脆弱??

    潇沐尘非常平淡,对扬子豁说到:“现在你的玉佩应该拿出来了。”

    扬子豁遵照指示去做,现在不知道为什么,潇沐尘说的话,貌似就是命令,不可抵御。

    魔君罪行一:扰乱魔界安定,谋杀老魔君,并占领其躯体。

    魔君罪行二:妄图统一六界,扰乱安宁,使得生灵涂炭。

    魔君罪行三:乱杀无辜,压榨魔界平民,违反造物主约定。

    魔君罪行四:妄图开启结界,逃离契约,无视造物主指令。

    现处于“死刑!”入因果轮回境,赎清所有罪恶,并受到惩罚,倘若负隅顽抗,魂飞魄散!

    在听眼前这个少年讲话的时候,魔君竟然不想反驳……

    他不明白这是一种什么样子的感觉,甚至心中有些恐惧,为什么,明明自己已经进入完全体了。

    “你是什么人???”魔君不解的问出来。

    潇沐尘嘴角一笑说到:“来取你命的人。”

    魔君爆吼一声,大声呼唤,似乎是在表示自己的威严,他不明白,自己从未恐惧过。

    我不服,你给我去死!!!

    但是没什么用,潇沐尘摇了摇头,看来是你打算反抗了,那就让你进永世不得超生吧。

    对着扬子豁说到:“魔界之子,你想成为魔君么?”

    这一问,显然扬子豁很懵逼,还没等讲话,一根手指伸向魔君的头顶说到。

    “撒有哪啦!”

    然后一道金銫的光柱冲了出去,魔君无法抵挡,甚至于连一声的咆哮都没有。

    随后散落陈一堆粉末。随风飘散,招呼扬子豁到。

    把你的玉佩拿出来,然后心中感知一下天地间的力量。

    扬子豁照做了,他虽然不明白现在到底是是一个什么情况,但是现在信任自己的兄弟,没错。

    拿出来之后,玉佩像上次一样,散发着绿銫的光芒。

    扬子豁只见自己的兄弟大手一挥,那些粉末进了他的玉佩里面,疯狂的吸收。

    “这是老魔君的力量,也是你父亲的力量,现在还给你,也算是物归原主了。”

    随后玉佩一闪,直接碎裂,从其中喷涌出一股狂暴的自然之力。

    扬子豁感觉,现在自己的力量,正在突飞猛进的增长。

    又飞向另外一个方向,指着那些魔族人说到。

    “你们都看看啊,这才是你们的魔君,睁大你们的眼睛看清楚,”

    正在战斗的魔族人看到了扬子豁的举动,纷纷被吸引了过来,。

    一股熟悉的能量从他的身上散发出来,那些魔族人就像是失去了战斗力一样,纷纷扔掉手中的兵器。

    天兵天将并没有继续攻击,而是一起停了下来,

    因为玉帝下旨了,全部都在天上远远地看着接下来的变化。

    冥族的冥王眼睛肿露出了恐惧之銫,潇沐尘哈哈一笑,战斗结束了,至于冥王,就交给你们天界人听候发落吧。

    我嘛,就继续会我的天书世界逍遥快活。

    刚想动身,看到了自己的兄弟,陈伟,还有自己的师傅,眼神中漏出一股不舍的感觉。

    微微点头,然后各自鞠躬说道:“多谢你们在人间照顾我。”

    然后直冲云霄,继续守护着六界的因果。

    天书本就是没有感情的东西,若非如此,那就不叫天书了。

    此时扬子豁已经进化完毕,现在的模样,真的全身都在散发着魔君的气息。

    魔族人俯首称臣,“恭迎魔君降临!”

    魔君千秋万代!

    随后扬子豁带着魔界人,停止了这场战争,再后来就回魔界去了。

    并发誓,永生永世,魔族人不会再出现在其他的地方。

    玉帝也带着人打道回府,现在……浮生寺院的事情,也算是告一段落了。

    陈伟继续当他的打更人,只是偶尔会抬头,看看天上的星空,他知道,兄弟就在哪里。

    这次大战之后,幕天成很快开始重建。

    关于异人的事情,也不再是秘密,仿佛全世界都知道了。

    从此之后,世界重新恢复宁静。

    陈伟的打更人之路,也就开始了。

    王富贵,继续做着他的生意,当其东城大少爷。

    牧尘心。现在是浮生寺院的方丈了。

    而潇沐尘从此世间,不在有此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