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页 看目录 看简介

    “娘亲,我想起来了,他就是这一代看管龙凰鼎的传人。”小柒在凤九熙的神识内说道。

    凤九熙一摊手,缩小的龙凰鼎出现在她掌心,放在地上,瞬间变成正常大小。

    掌门十分激动,“我你居然可以自如的控制龙凰鼎!”

    留在这个时候,外面忽然传来一阵嘈佑的声音,二人的谈话也被迫终止了。

    凤九熙拉开门,天空之上到处都是灵兽在有秩序的飞行,像是要经历一场什么大战,远处的天空之上,一阵紫銫的今日冲破天际!

    “天呐!那是什么?有人在驯兽岛打架?!”

    “还是个紫阶灵者!望天大陆多久没有出现过紫阶灵者了?究竟是什么人!”

    “快去看看!”

    凤九熙看着天边出神,“小柒,你有没有感知到一股熟悉的灵力?”

    小柒仔细的感应了一番,重重的点头,“有!这种灵力气息与上次同娘亲在一起的那个男人十分相似!”

    “怎么可能言卿不是被下了泄元散吗?”凤九熙百思不得其解,若是他没有中泄元散的毒,也不可能沦落到驯兽岛这么多天没有动静。

    即便他没有中毒,也不可能在短短几天内,修练到紫阶的实力啊。

    “走!我们去看看!”凤九熙抬腿便往灵力发出的地方跑去,后面的掌门连忙追了上去,“哎,姑娘!老夫还有话要同你说呢!”

    一望无际的海面,凤九熙赶到的时候,已经有不少人来围观了。搜书吧

    一群训练有素的灵兽不断的攻击着一个白衣男子,男子孤身一人就站在湖面上,面对灵兽的攻击,从容不迫。

    “那个男子好眼熟!像是东临国的冥王!”人群中,有人发出声音。

    凤九熙的容貌他国之人少有人认得出来,可是言卿却不一样。

    “冥王怎么会出现在这里?我可是听说了,这次驯兽岛办喜事,除了东临国的人没有接到请帖,其他国家排的上名号的可都有!”

    “前段时间驯兽岛的岛主还和圣女去了东临国,莫不是发生了什么不愉快的事情?”

    “言卿,你失信与我,如今驯兽岛来了这么多的宾客,你真的要让我成为一个笑话吗?”连千叶站在一头飞行魔兽的背上。

    “让圣女成为一个笑话的人从来都不是本王,是你自己。”言卿眼神冷淡,似乎不想跟她在这里周旋,一伸手,手中便出现了一柄长剑。

    长剑一挥,剑锋所到之处,剑气划破长虹,连千叶连忙用灵力去挡,还是被强大的剑气将手臂划破!

    就连他身下的灵兽也被重伤。

    凤九熙炙热的眼神看着言卿,这也太帅了吧?!

    自己千辛万苦来到这里,却发现他已经突破了紫阶,完全用不到自己了,看这个情况,应该是已经彻底同驯兽岛撕破脸了。

    忽然

    凤九熙想到了什么,心中叫了一声不好。

    既然言卿已经同他们撕破了脸,驯兽岛花了这么大的阵仗来对付言卿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