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页 看目录 看简介

    被摔的七荤八素的元宁,眼前阵阵发黑,无数星星闪烁。

    摔了人的蓝轻浑身僵硬,捂住脸的姿势一直未动,还沉浸在我是谁?我在哪?我在干什么?致命三连问中。

    “蓝轻啊?”

    “啊?啊!妻主,你怎么样?”

    恍然回神的蓝轻,见还躺在地上的人,慌到不行,立马七手八脚的把元宁扶了起来。

    抚上额头,元宁深吸了口气,表情突然变得异常严肃,“蓝轻。”

    “妻主…对不起,我…”

    第一次看到这样的她,蓝轻心口一紧,不由的垂下脑袋,明知道自己喝酒后就…

    无处安放的手,抓住身侧的衣服,蓝轻懊恼到想狠揍自己。

    “是不是平时我对你太好?”

    元宁眯起眼睛,扫过他的视线充满危险,语气更是邪魅。

    那种目光让蓝轻如芒在背,听到她的话,心中猛的抽痛,眼前一片模糊泛起了水雾。

    以前她们比这更加恶劣的态度,更伤人的话,都没有让他觉得如此难受,或许,是真的

    她对自己太好,都让他忍不住有了这些矫情的想法。

    羞愤,难过,难堪,所有的所有都让他突然想逃离,转过身匆匆再次道了声对不起,蓝轻想再不离开这个房间他怕他会窒息。

    “去哪?”

    一把拽住他的衣袖,用力往自己身前扯来。元宁心中好笑,表情却还是压得死死的。

    “方才自己说了什么,做了什么不记得了?嗯~”

    “你这是在挑衅做为妻主的威严?嗯~”

    两声嗯,一声比一声低沉。紧闭双眼的蓝轻,身子微微颤动,鼻间的酸,心口的涩终是没能忍住让眼角的泪珠迅速滚落。

    “啊”

    一阵天旋地转,整个人被腾空抱起,蓝轻轻呼出声,唰得睁开紧闭的眼睛。

    “这种事情,怎么能让男儿主动?”

    “什…什么?”

    抱着他径直走向床铺,将人放下后元宁直接压在了蓝轻的身上,“当然是”

    “圆房咯。”

    她特意压低的声音在蓝轻耳边响起,呼出的气息让他的耳朵如火烧,如星火燎原,烧遍全身。

    “咚咚咚咚…”

    剧烈跳动的心,在夜里那么清晰更加深了他的热度。

    “轻儿可别后悔哦。”

    “我…蓝轻永不后悔。”

    自己这幅调戏良家妇男的口吻,让元宁轻笑,不再迟疑的覆上他的嘴唇,掰开他抓紧床单的手与之十指紧扣。

    鸳鸯被里成双夜,一树梨花压海棠。

    照旧起了大早,元宁神清气爽的在院中打起了拳。

    练着练着就忍不住走了神,回想起昨晚的一夜,她还在纳罕不已。

    这女尊的世界,真是与她原本的事事都调转了个,这痛的不再是女人,落红的也不是女人,这体力耐力不好的也不再是女人,事后怀孕生子的它还不是女人。

    神奇了,该从哪儿生出来?

    “咦~打住打住,想什么呢元宁!”

    使劲摇摇头,元宁拍了拍发烧的脸颊。想到现在还起不来床的蓝轻,咳~不自在的捂嘴清咳一声。

    元宁收起架势,走向厨房,准备今天的早饭。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