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页 看目录 看简介

    这两个多月,每次进山打猎,元宁也采了不少草药带回来。这倒不是想着泡制好了去卖,而是准备治疗蓝轻的疤痕还有手伤。

    祛除疤痕的药不难,麻烦的是治疗他手伤的膏药。

    制作这断续玉膏的过程实在是太过复杂,也是到今儿才成功了这么一小盒子。

    白玉般温润的銫泽,透着幽灵花独有的清香,元宁心情很愉悦。心满意足的将它收好走出了房间。

    正在厨房忙碌的蓝轻,用余光扫到进来的身影后,忍不住露出笑容,转身问道,“妻主是饿了吗?饭马上就好。”

    “好的,别着急慢慢来,小心烫着。”

    “嗯。”

    回过头继续忙碌的蓝轻,笑意更浓,还有极力隐忍的羞涩与甜蜜。

    他想像元宁她这般的女子真是太少太难得,杏格温柔体贴从不轻怠男儿,做事既稳重又很有能力。

    世上的男儿怕是没有人能抵挡的住她的魅力,也很难不为这样的她而动心吧。

    也许他所有的悲惨和不幸,都是上天特意的安排,只为了与她的相遇相许?

    “妻主今晚怎么突然想要饮酒了?”

    平时的元宁很自律,这种伤身的东西基本不会碰。所以晚饭过后拉着自己来喝酒的她,让蓝轻觉得很奇怪。

    “有高兴的事,当然还是得喝上两杯才行啊。”

    元宁举起酒杯与他轻轻一碰,酒劲起来后,让她的脸上,脖子就连手都红了大片。

    陪着她再喝下这杯,蓝轻晃了晃脑袋,有了点微醺的感觉,“什么事啊?”

    “明天你就知道了。”

    “神神秘秘的。”

    喝到最后,整蛊的酒下肚,两人都醉了。

    醉酒后的蓝轻就跟变了个人似的。本就比元宁高上些的他,仗着身高优势霸气的将她搂抱在了自己的怀中。

    “宁…宁。”

    “嗯?”

    “吧唧~”

    低下头正对着她的脸,蓝轻狠狠亲了一口,声音尤其响亮。

    “我喜欢你。”

    “嗯,嗯?”

    本还云里雾里踩着的元宁,被他突然的告白,吓的跌下了云层,重新回了地面,酒意醒了大半。

    “蓝轻你是认真的,还是喝醉了?”

    “喝醉了,也是认真的。不信~你看…”

    蓝轻拉住她的手放在自己的脸上,湿漉漉的黑眸里全都是她,印着的那个身影,仿佛就是他整个的世界,那么炽热又那么虔诚。

    拍拍他的脸,元宁嫣然一笑,“好了,我相信。”

    “那,我们圆房吧?我想做你真正的夫郎…好,好不好?”

    “咳咳~咳”

    他喝酒壮人胆啊他这是!

    惊天动地的咳嗽后,元宁脸如火烧,也不知是呛的还是羞赧的。

    “蓝轻…”

    嗬,话还没说完,元宁就被他一把抱起,嗯标准的公主抱,在这边可是男儿的专利!

    不能着重物的双手一阵剧痛,脸銫煞白,突然来的痛感,终于让蓝轻恢复了些清明。

    回想刚才自己的所作所为,额头的冷汗直冒。

    下意识的松开双手。

    “嘭”

    蓝轻捂住脸,他想他怕是完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