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页 看目录 看简介

    回到家后,元宁走回了房间,取出她自己打磨做的小木盒子,专用来装银子。

    “蓝轻,这是家里全部的钱财了,暂时只有这么多,你先收好,以后我会努力挣钱养家。让你过上好日子的。”

    还在说话间,元宁就把木盒直接放进了他的怀中。

    上交家中的钱财管家权,等于认同,给与他当家主夫的地位。

    没有打开盒子只是用力握紧,蓝轻嘴唇嗫嚅,说不出话来。因为过大的用力,他的手腕隐隐作痛,但,并不想理会就是了。

    “对了,还有最重要的事,明天我们还得起早点,去趟镇上衙门。”

    元宁记起蓝轻现在入的还是贱籍,官差交给她的不仅这个人,还有他的卖身契。

    除非家主归还卖身契,还允许他真正落户在自己家中,才能从新变勾去贱籍更成良民。

    “妻主我们去衙门?”蓝轻不解的问道,是家里发生了什么事?

    倒了两杯水,水杯茶壶当然也是元宁自己做的,雕刻了不同的花草看着就很别致。

    “我想先去衙门为你在家中落户,好去了奴籍。”

    “妻主!”

    难掩惊銫,蓝轻有些不敢置信她说的都是真的。

    “你,是认真的,没有骗蓝轻吧?”

    “看来你是记杏不太好,忘了我昨天晚上说的话了?”

    再三再四的确认,元宁,不…是妻主她是认真的。

    想起哥哥们在他走时,还千叮咛万嘱咐让他如何做小讨得妻主欢心,努力要做到的事就是恢复良籍。

    如今这么容易?甚至他什么都没来得及做,她就主动为自己实现了?

    十分的激动,万分的感激。却难以明说道出,哪怕只是一二。

    蓝轻眼里一片水雾,声音哽咽到颤抖,“妻主谢谢…谢谢你。”

    只有恢复了良籍他才能拿到路引,有了路引,他就可以做更多的事情。

    直到拿到户籍证明,撕了卖身契,蓝轻这一刻终于放下了提着的心。

    走在回村里的路上,蓝轻都还在傻笑着。

    “呵呵,真这么开心?”

    “嗯!”

    岂止是开心,这对于他无异于是新生,也给他们重燃了希望。

    农家小院的生活,都是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家中没有农田,也就不用下田辛苦劳作。

    元宁有仔细考虑过。长久的以当猎户为职业也不是个事,虽然来银钱最快,不能每次进山都让家里担心受怕的吧。

    木匠的话,家家户户的女人好像大多都会些,只在手艺的好坏,大件还是小件。

    至于大夫?这师出无名的,没有名气只凭着一张嘴,别人也不会轻易相信。

    啊,对了。在这个世界女子出仕为官,再光明正大的去科考?不过现在这年龄有些大了啊,读书太过费时费力

    “妻主?”

    “啊?”

    蓝轻像元宁往常那样,也给她夹了一筷子菜,“怎么一直在走神?是不是有什么难处?”

    “没有,没有,我就是随便瞎想。看看做个什么好,也免得我每次进山,你都要哭不哭的。”

    “妻主!我哪有?!”

    “是是是,你没有,是我有,总成了吧,呵呵~”

    这两个多月的时间过去,蓝轻由开始的拘谨内向,在元宁的努力下逐渐变得开朗大方了许多。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