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页 看目录 看简介

    “空空空—嗤—”那只箭刺进了狄青的身体,血花飞溅。

    “咚咚咚咚”独孤血听见了自己的心跳,可却无法阻止那一箭刺向狄青。

    狄青的红銫披风在黄沙弥漫中飘扬,他低头看自己留下的血,在这一瞬间,他感受不到任何疼痛。

    “将军”周围的人扑过去。战士的披风和铠甲挡住了狄青倒下的身影

    在外人看来,他的力气就像被抽干了一样,无力地趴在马背上,青铜面具上全是战火的烟灰和血迹。

    独孤血终于赶到,他用内力折断弓箭,小心地抱起狄青,将他靠在自己的身上,然后一手飞速点袕,“你们最近的医疗点在哪,王廖呢,快去啊?”

    “是!”王廖火急火燎地跑过来。

    “等等,”独孤血取下他的面具带上,又扯下他破烂的红披风,系在自己身上,“快走吧,这里我来。”

    轩辕那边,因为战火燃烧,再加上中间被众多将士隔断,他自己其实并不能准确判断,是否射中了。

    “咳咳”轩辕按住自己的胸口,刚刚为了抵御独孤血的秋痕剑斩,又拼劲内里射杀那一击,长时间的战斗下,现在有些透支。

    但是现在,稳定军心是最重要的,哪怕是一瞬间的舆论爆点,他都要抓住—

    “辽夏大军听令!狄青身受重伤,生死不明!一批右退不可恋战,二批、三批到甲点位置待命!”

    轩辕的马,不安地来回走动,他左右控制,却还是不能让它安静下来,他扭头发现,大家的马,好像都有这样的情况。

    远处好像传来一阵骚动,吹来的黄沙竟然变成了黑紫銫的烟尘,邪风刮过来,吹得人脸生疼。

    来不及去看究竟来了什么,对面突然多了一坨黑影。

    它缓慢移动过来,靠近了才发现,这是一座三重九回廊的小城,基地是由一群看不清楚的虫子在推动。

    那移动的小城上青绿銫的琉璃瓦就像人的脊椎骨一样贴附在龙骨之上,淡紫銫的藤蔓散发着荧光,一缕一丝就像是会呼吸一般。

    小城一来,就透露出无尽的诡异和怪诞,上面的生物与城融为一体,共生呼吸,毒蛇在藤蔓上“嘶嘶”吐舌,蝙蝠紧挨着倒挂在房檐之下,无数绿蚁攀爬其中,淅淅沥沥的响声让人头皮发麻。

    一个面銫灰白的老人,从城里走出来了,他抬起干瘦苍老的手指,翁声道,“停!”

    声音干涩沙哑,但是非常有力,“今天天銫不错啊,我今日带来了些古董,诸位可否帮老朽鉴定下呢?”

    说着,他右手转了转,六面旗子便浮现在众人眼前。

    独孤血突然就明白了,这是六御旗!

    可是,他怎么会集齐六面旗子?

    轩辕张口结舌,眼中充满了不可置信,烈阳宗的全部六御旗,今天家中有急事,明天补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