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页 看目录 看简介

    “杀!”一声咆哮声响彻云霄,孤剑圣和张宗远两个人几乎是同时冲向了三人他们手中的剑就代表着他们的态度,代表着他们不畏死亡的态度,在他们的眼中就是要杀了这三个人哪怕是自己用生命去换。

    五把不同的武器同时碰撞在了一起,紧接着就是一阵碰撞之声,白光不断的亮起,五个人的脸上都充满了必须杀死敌人的信念。

    陡然间孤剑圣竟然没有躲避江长虹的刀,孤剑圣将手中的剑,刨飞了而去,目标就是直接劈向正在攻击张宗远的江长虹。

    在他扔出去的瞬间,另外两把不同的兵器也到达了他的身前,如果他不躲避定然会贯穿他的身体,但是他如今想要躲避也是不可能的了。

    孤剑圣值得拼尽全力,躲避要害,紧接着林兮玉手中的剑就已经刺穿了他的肩膀,一把刀则是险之又险的,擦着身体过去,另一把刀则是劈到腹部的一瞬间被他单手握住。

    接着就是一声怒吼握住了刀,瞬间竟然被他捏的弯曲,整个人凌空一脚踢向了林兮玉,这一脚势大力沉,林兮玉得不松开握剑的手,用双肘去抵挡。

    这一抵挡就是把她震得退后了十步不止,紧接着鸳鸯双刀的另外一把刀也直接劈向了孤剑圣的双眼。

    孤剑圣根本就没有去躲避,而是如同先前的独孤血一样,一只手竟然直接抓向了他的喉咙。

    这一抓可远远不是独孤血能够达到的效果,他这一抓足够将他的整个脖子捏断,但是他如果真的抓了出去。

    那么这一刀恐怕能够要了他自己的命,所以他明白他自己最好是不要动这一招下下之策,但是他也只能这么做。

    就在刀要刺进他的双眼,他的手要捏碎敌人咽喉的刹那间一道破空之声传来,几乎就在比他们两个人动手更快的瞬间来到了这里,真的可以说是盏茶时间就已经穿越了千里,直接来到了他们的中间,狠狠的砸在了地面上,紧接着剩余的气息将两人震的同时退开。

    两个人几乎都是侧头看向了南面的天空。

    孤剑圣转过头来看了一眼,插在地面上的是一个通体赤红銫的棍子,大约长有三尺,粗有二寸。

    这种兵器在江湖上是少之又少,别看只有这么小的一截,实际上它的重量就已经达到了百斤之重。

    鸳鸯双刀感觉到了压迫感传来,他并不觉得这一棍是千里迢迢来帮助他们烈阳宗的。

    因为他们得罪的人实在是太多了,为了这一场战役也掀起波及到太多无辜,也许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某一个一直忍气吞声的大家族的一等一的高手来帮助他们,也是说不定的。

    不过蚍蜉撼树谈何易!

    鸳鸯双刀,再一次把目光盯向了愣神的孤剑圣,一步向前再一次挥出一刀。

    孤剑圣一个侧身就躲了过去,反手就是一掌拍在了他的手背之上,将其震的后退开去。

    林兮玉手中的长剑直接划破了张宗远的脸,虽然江长虹的致命一击被躲了过去,但是紧接着林兮玉的一脚却是将他直接踢飞而去。

    孤剑圣反手抓住了半边插在地面上,黑銫铁棍怒吼一声,瞬间拔了出来,手中的棍法竟然突然间大开大合,游刃有余,如果没有先前见过他使用的是剑,就会误以为这把兵器才是他真正的兵器一样。

    仅仅就是几下,就让鸳鸯双刀的一顶刀震的飞离手中,又被一脚踹翻在地。

    快步的冲向了正在被围攻的张宗远。

    林兮玉冲着江长虹使了一个眼銫两个人瞬间就明白,江长虹又重新转过头来冲向了孤剑圣,两个人再一次碰撞在了一起。

    鸳鸯双刀也没有闲着快速捡起了,手中的刀也冲了过来,可是就在他冲过来的时候就听到了一个苍老而带着不容置疑的霸道的声音传来。

    “再向前一步,我就要了你的命!”

    鸳鸯双刀根本就不去理会身后的声音,因为在他看来,这个声音至少是在百米外传出来的,即便他想来杀自己,也要有盏茶时间的功夫。

    但是觉得他这个念头刚刚浮现,还没有想完的瞬间,只感觉到了身后一阵发凉,他不得不停下来向前的脚步,而是反手劈得过去,就看到了一个仙风道骨的老者提着先前孤剑圣手中的剑狠狠的劈了下来。

    刀剑同时碰撞在了一起,老者寸步未动,但是鸳鸯双刀却连续向后退了十余步,紧接着就从嘴里喷出了一口鲜血,倒地不起。

    这个人如果独孤血在外就会一眼认出来,正是先前南宫兮的爷爷南宫馥。

    紧接着就在视线可见的范围内,有数个弟子也冲了进来,其中还有一名女子,正是半年未见的南宫兮。

    南宫馥俯视的看着倒在地上的鸳鸯双刀,其实并不是南宫馥的实力,并不是就是达到如此碾压的,只是先前鸳鸯双刀与孤剑圣的对战已经消耗了岂不少的真气,再加上两个人又是匆忙的对战,南宫馥用尽了全力一击,而他只是匆忙抵挡,被这一击震断了经脉,这才倒在地上趴不起来,只得用那双充满运动的眼睛盯着他,好像在告诉他,你插手这件事情一定会死的很惨。

    南宫馥根本就不再理会他,而是把目光放向了另外两个人。

    此刻的情况也不容乐观,张宗远不知何时已经半跪在地上站不起来,他手手上的伤口正不断的向外散发着黑气,如若没有猜错,正是一种剧毒。

    张宗远此刻绝对不能继续在战斗了,如若再战斗,只会使毒素扩散的更快,使他更早的去见他不该见的阎王爷。

    孤剑圣握手中的黑銫铁棍以一抵二,虽然处在下风,但还是没有败退。

    南宫馥抬手就扔出了一个玉瓶,张宗远听到了声音,一把抓住,把目光投向了前来支援的南宫馥,南宫馥冲着他点了点头,意思是这个吃了会对缓解毒素有帮助。

    张宗元把目光看向了倒在地上不起的鸳鸯双刀,这才放下了心,打开了瓶子,将其中的药丸服了下去,盘膝坐在地上调动起真气,将在体内运行的毒素排到体外。

    仇圣又杀死了一名阻拦他的小将,就把目光投向了刚才战斗的方向,紧接着就看到了一个他熟悉的人,他急忙高声喊道:“南宫姑娘,独孤兄被困在那里了。”说完便又陷入到了苦战之中。

    南宫兮自然听到了这一句话就把目光看向了那一个屋子,那个物资极为庞大,而且不知何时已有巨石下落将房门和窗户堵了上去,想要进入到屋子里就必须要打碎这些石头。

    她便不在理会跟在身旁的几名弟子,而是直接冲杀过去,目标就是奔着那个房子。

    身旁的几名弟子一见到南宫兮既然冲了出去,也急忙跟在其身后,快速的应对着冲上而来的烈阳宗弟子。

    几乎是片刻的时间,他们就已经来到了房子的前面,但是站在巨石的下方,他们却有一些疑惑,这么大的石头根本不可能将其打碎,那么只有另外一个方法就是将这个墙打碎。

    没有丝毫的犹豫,南宫西拔出手中的剑,狠狠的刺向了墙壁,但是没有想到的是,这堵墙竟然连她手中的剑都刺不穿。

    她手中的剑可谓是削铁如泥,竟然连一堵墙都穿不透。

    这让她瞬间愣在了原地,然后又把目光看向了这一面墙,她才明白这整个庞大的房子恐怕墙壁都是用极其特殊的材料制成,武器根本无法将其劈开。

    林兮玉那双漂亮的眉毛缓缓地盯着前来帮助的南宫馥,那双眼睛一瞬间充满了恶毒,但片刻又恢复到了平常的状态。

    冲着江长虹一挥手轻笑着说道:“怎么感觉几个老家伙都来了,对付我和倒在地上这个晚辈,不觉得胜之不武吗?”

    南宫馥直接打断他的话说道:“只要能取得胜利,哪有什么胜之不武,难不成我们还要像宋襄公那样?”

    林兮玉黛眉微微蹙起,她缓缓的向后退了两步,江长虹则是向左面连退三步。

    孤剑圣急忙开口说道:“打断他们!”还没等南宫馥有所反应,他就直接冲了上去。

    他的目标正是刚才向后退去的林兮玉,他知道林兮玉这一退就会使用之前他见过的种种暗器,他的暗器之中,每一个都充满了剧毒,一旦染上怕是根本站不起来。

    虽然他也擅长用暗器配毒和解毒,但是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让他解决掉身上的毒素是根本不可能的,所以只能上前打断林兮玉。

    南宫馥刚要上前则是被站在一旁的姜长虹一剑拦住,两把剑瞬间碰撞在了一起,速度之快,简直让人感觉只能看清他们的残影。

    “找死!”南宫馥一声怒吼,手中的剑法变得更加高深莫测,江长虹也没有丝毫的退却,而是因两个人一时之间竟然无法分出胜负。

    紧接着江长虹一个侧身,手中的剑瞬间劈向了他的双脚。

    南宫馥在半空中直接跳了起来,从上而下劈向了江长虹的脑袋,在剑的表面还镀上了一层真气,剑气的速度比落下来的剑的速度还要更快,更迅速!

    江长虹手中的剑也是瞬间向上劈去,刚才劈向南宫馥双腿的那一剑是假,而利用这短暂的时间运上真气才是真的。

    (本故事纵横中文网出品,支持纵横正版阅读)

    (本回完)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