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页 看目录 看简介

    丫鬟言归正传,绘声绘銫道:“抬棺材的人跑了,送葬的人也吓得七窍生烟,还是路边看热闹的一个老婆子说,赶紧开棺瞧瞧,是不是人还活着,几十年前她有一个亲戚断气了,停灵了三天下葬,结果刚抬到坟地里,那棺材就砰砰乱响,大家一开棺,才发现人又有气了!

    可没想到她这样一说,杜府送葬的人更害怕了,相互看了两眼,惊恐的都跑掉了,只剩下孤零零的棺材落在地上。

    最后还是几个不相干的壮士,仗义出手,过来将这棺木撬开了。

    结果您猜怎么着?

    这杜家大小姐睁着大眼睛一下子坐了起来,大口的吸着气,还真的诈尸了!”

    彤嫣和明意面面相觑,都是头一回听说有这样的奇事。

    难不成这杜家大小姐真是一阵恶疾死的?要是真的被毒死被割喉死或是自己上吊死,这身体已然损坏了,停了快三日的灵,尸体应该都要僵透了,怎么还能再活过来呢?

    不,不对。

    彤嫣蹙了蹙眉头。

    按照这丫鬟所言,杜府送葬的人,一听老婆子说的话却更害怕了,他们为什么害怕呢?

    一定是因为杜大小姐的尸体已然毁坏了,不可能再突然活过来了,所以他们才如此的恐惧!

    那,杜大小姐又是为何突然活过来了呢?彤嫣浑身发毛,打了个激灵。

    “走,咱们去杜府瞧瞧!”明意拍案而起,眼睛里全是兴奋的星星,拉着彤嫣就要往外去。

    “哎!”彤嫣赶紧拖住她,“你和杜家什么关系啊,连帖子都没递,不怕被赶出来呀!”

    明意奇怪的看了她一眼,“这不有你吗,你不是杜笙的堂弟媳妇吗,两家子是姻亲,怎么就走不得了,咱们就说路过瞧见了,特来探望一下,杜家应该不会这么不给面子吧?”

    彤嫣心道:你可真是看热闹不嫌事儿大

    “刚才你还没说完,杜大小姐突然坐起来了,然后怎么了?”彤嫣拽着明意不让她着急,又转头问那丫鬟。

    明意这才想起来,也转头看向了丫鬟。

    丫鬟正憋着话难受呢,见两位贵人想起她了,忙不迭的又道:“然后,大家就看见杜大小姐的脖子下颌间,有一道醒目的紫青勒痕,这才恍然大悟,原来这杜家小姐不是被勒死的就是上吊死的!”说着,她尴尬的看了一眼彤嫣,域言又止了起来。

    “你说直说便是,我不怪罪你。”彤嫣神情温和。

    丫鬟这才松了口气,毫无顾忌道:“大家还说,怪不得一开始魏国公府明明定的是大小姐,嫁过去了却变成了二小姐,肯定是杜夫人这个毒妇使得阴招,还说杜二小姐也不是什么好东西,竟然为了嫁进国公府,害死自己的亲姐姐。

    再接着杜大小姐听着大家说的话,坐在棺材里就呜呜哭了起来,说她去阴曹地府走了一圈,可阳寿未尽,阎王不收她,又让小鬼将她送回来了,她实在是活不下去了,然后就开始哭她已逝的亲娘,真是闻者落泪见者心酸啊。

    不过,杜大小姐却没说杜大人、杜夫人还有这个妹妹的坏话,可是大家哪里还有不明白的呢。

    没过一会,正好刑科都给事中的郑大人路过,听了此事后,便找了几个热心肠的妇人,带着杜大小姐走了,好像是去府衙了,具体是哪里婢子也没听清。

    再然后,大家就散了,只有那口棺材还孤零零的放在街口上,婢子也就赶快回来了。”

    明意惊掉了下巴,半晌才缓过神来,“这,这也太神奇了吧,这,这杜家的人,也未免太狠毒了些吧?”

    她吞咽了一下,看着彤嫣同样吃惊的表情,讷讷道:“那看来,杜大小姐此刻应该不在杜府,说不定杜大人一家子也都要去府衙了,咱们去不成了”

    彤嫣听出了她语气中浓浓的失望,笑道:“等改日咱们再去拜访一下杜大小姐便是了,又不急于一时。”

    明意摇了摇头,“最近这些日子,我都要跟婆母学着管家,恐怕没有时间了。”她朝彤嫣招了招手,附耳悄声道:“婆母身体不太好,大夫说不能太过劳累,要好好静养,所以婆母要赶快把我教会,好让我接手过来。”

    “侯夫人身体不好?”彤嫣惊讶的压低了声音,“可是她还很年轻啊?前段时间见她还很是康健呢!”

    明意叹了口气,“谁说不是呢,婆母对我好得很,比我娘对我都好,她要是一直健健康康的该多好,我也不用”她抿了抿嘴,脸上有了几分红晕,垂了眼眸道:“婆母虽未催促,可我也瞧出来了,她想让我们快点怀个孩子,免得日后真的接过来了这些琐事,忙得不可开交。可我娘却叮嘱我,先不要急着要孩子,最好是等再说上一两年,年纪大些了才更稳妥。”

    说罢她期待的看向了彤嫣,希望彤嫣能给她出个主意。

    彤嫣也有些为难,恐怕舅母是觉得表哥年纪大了,想要早点抱孙子吧。她仔细端详了几眼明意的身子,比初见时高了一个头,胸脯也丰满了起来,还更壮实了一些,倒也不像个孩子了

    “那赵恒怎么说?”

    明意咬了咬唇,“他说不用着急,一切随缘便是,还说瞧我这个样子,也不像能立马有孩子的,干着急也没用。”说着说着,她有些委屈,耷拉着嘴角,一副泫然域泣的模样。

    彤嫣叹了口气,安慰道:“他这意思就是想等两年再说,你就听他的随缘便是了,这孩子就是你想要,也不一定就能立马怀上呀。再说了,你也不过比我大一点,不用太着急了。”

    “真的吗?”明意又高兴了起来,她还以为赵恒的意思是嫌弃她了呢,要是他再去纳个小妾偏房什么的,她可受不了。

    想着想着,她的嘴角又挂了一丝甜蜜。

    初嫁过来时,赵恒还有个通房丫鬟,他见她看着不开心,二话不说就将那个通房丫鬟配了人,虽然他嘴硬说院里女人太多看着麻烦,但她还是觉得是为了她才这么做的。

    彤嫣见她心情一霎又好了起来,无奈的摇了摇头。

    今日恰巧舅母不在府中,看来改日她还要再来看望一下舅母,身体不好可不是个小事。不过她也能理解舅母的心思,越是康健不如从前了,定然是越想要抱上孙子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