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页 看目录 看简介

    “扑通…”

    秦剑几乎是与水冰儿一同摔进了温热的浴池内。

    幸好两人穿的都是里衣…

    这一吻吻得昏天黑地,浪花滔天,浴池水都泼了一地。

    幸好魂师体质强大,两人也不必管什么水上水下,彻底的放纵就可以了。

    这种强烈的情感需要驱动之下的吻,炽烈得仿佛要把彼此吞下去。

    只可惜魂师虽强,但也不能无限憋气…

    “哗啦…”

    两人同时从水下坐了起来,大口大口的呼吸,然后又都第一眼向彼此看去,接着同时噗的一声笑出来。

    没办法,两个人在水下沉了那么久,现在自然是一头湿漉漉的,脸上也都是水在流,怎么看怎么有趣。

    狼狈倒也没有,毕竟颜值在那里,再怎么湿哒哒的,那也是越看越好看。

    只是他们俩都没有看过彼此这个模样,一下子心目中的形象全毁,自然会忍不住想笑。

    但这一笑,却又更加拉近了心的距离。

    因为,当你在对方面前再无任何的顾忌,不会担忧形象,不会担忧是不是说错了话,不会担心对方会因为你的什么举动不再喜欢你,你成为了彻彻底底的你自己,这样的感情才是最稳定的。

    而经历了数年的分分合合,到这一刻的秦剑和水冰儿,已然达到了这样的境界。

    无论你怎样,我选择了你,一生不变。

    “哗啦!”

    就这样,一身湿哒哒的两人又抱在了一起。

    这时候的触感真的是很难描述…

    但还好两人此刻心中更多的亲密和柔情,硬生生的没被那种冲动弄得失去控制力。

    “剑剑,你过去五年都做了什么呀?在武魂殿还好吗?”水冰儿靠在秦剑肩膀上问道。

    这奇葩称呼秦剑已经快听习惯了…

    “我啊…”

    秦剑眼中闪过回忆之銫,随后轻声道:“在武魂殿里,有过温情有过危险,有过信任也有过背刺吧…总的来说,过得算是…跌宕起伏吧。”

    “一定很难吧?”

    水冰儿垂下了美眸:“武魂殿的势力遍布大陆各个角落,要在中枢轻松如意的过下去,肯定很不容易,更何况你还是魂兽化形,肯定会有很多高阶魂师想要杀你。”

    “有肯定是会有的,幸运的是我都承受了下来,而且我也获得了自己的支撑,得到了真正属于自己的力量。”秦剑道。

    “你的支撑?”

    水冰儿眼中掠过一抹古怪之銫:“是外面那位武魂殿圣女?还是那位…教皇冕下?”

    秦剑很尴尬:“这谣言怎么连你都听说了?”

    “谁让你这次大张旗鼓的成立武魂学院,又主持换牌仪式呢?关于你的消息啊,就像是春天里的野草,到处乱窜…更何况事关教皇师徒,那更是愈演愈烈,什么版本都有,而且…”

    水冰儿稍稍与他分开了些,一双美眸饶有趣意的打量着他:“而且剑剑,那真的是谣言吗?至少外面这位武魂殿圣女肯定不是呢,她看起来可是对你特别在意呢。”

    “她和我确实…”

    秦剑这就很难表达了:“至于教皇她…呃…不知道该怎么说…”

    “那就别说啦,谁要听你和其他女人的故事。”

    水冰儿那冰冰蓝蓝的美眸给他翻了个好看的大白眼:“说好了给我洗澡的,水都凉啦…”

    “这个简单…”

    秦剑也不重新放水,身上第五魂环微微一亮,周边的水就慢慢变得温热起来。

    水冰儿哭笑不得:“魂技是用来给你做这个的吗?”

    “不用来做这个做什么?”

    秦剑眨巴着眼睛:“明明拿来战斗才是浪费,方便生活改善生活才是大道啊…”

    水冰儿倒没注意到他这句话里的深意,而是感受着逐渐升温的水,忽然道:“剑剑,这次我是和火舞一起回来的呢…”

    秦剑瞬间一喜:“火舞也在?”

    水冰儿轻轻掐了他一眼,嗔怪道:“一听见火舞的消息就这么开心吗?”

    “呃…”

    秦剑乖乖闭上了嘴巴,但那眼睛里的探究之銫明显得又让水冰儿翻了个白眼。

    “好啦好啦,别这么看着我,我告诉你就是了…”

    水冰儿说道:“这五年,我和火舞听了你的建议去了极北之地,寻到了属于我们的机缘,一火一冰两人同时出现,才开启的神秘考核…”

    “神秘考核?”

    秦剑一滞:“是神考吗?”

    “神考?什么神考?”

    水冰儿困惑道:“我们也不知是什么,但每通过一次,会有奖励,而且在考核的过程里实力也会飞快成长。”

    不知道神考吗?难道不是?

    秦剑有点困惑。

    那极北之地的冰火气息确实是他化形之前探到的,当时没法细查,也只是大略察觉到那里的不简单,现在听起来与神位传承极像。

    水冰儿却不知道他在想什么,见他不说话就继续道:“这一次我们之所以会回来,就是因为考核里面有一环,凭我们自己完不成,需要…”

    她抬起了冰眸,落在秦剑的身上:“需要一个男人的帮助。”

    “男人的帮助?”

    秦剑不假思索的道:“我帮你们。”

    水冰儿的眼睛就弯成了月牙状:“当然是你帮我们,这次就算你没来,我们也是打算去武魂城找你的。”

    “是什么样的考核?”秦剑好奇道。

    神考千奇百怪,虽然最后总是指向实力提升,但这过程却是不可猜测的。

    水冰儿在温热的水里靠在他身上,柔唇轻轻贴着他的耳朵:“是这样的…”

    秦剑刚开始还面不改銫,但听着听着就瞠目结舌了:“还…还有这样的考核?”

    “是啊,我们都怀疑这传承的背后是一对夫妻呢…”

    水冰儿昵声道:“所以,今晚我们先试试吧,看看这样子可不可以,如果不行的话,那我就只能放弃了,毕竟我和火舞都是喜欢男人的,可不会喜欢女人…”

    “那就…洗澡。”

    终于又回到正题,秦剑往她身上泼了泼水,笑呵呵的从她秀美的脖颈一点点抹了下去,到秀美的香肩,到白皙完美的身段。

    说是给她洗澡,其实魂师到他们这个等级哪里还需要洗澡了…

    不过是个彼此心知肚明的调情而已,如果秦剑真的一本正经的洗澡…那他就妄为情花!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