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页 看目录 看简介

    何夕景没有确切归期,什么时候返家都可以,他这次南下卷尘山主要是为了陪伴杜挽袖。

    听了丁醒问话,何夕景就去征询杜挽袖的意见。

    杜挽袖本想在墨宫多住几天,但她见乔惜妃陪在丁醒身旁,便觉索然无味。

    另外有了‘金风玉髓酒’,她也想尽快闭关练功,就说:“全听父亲一言而定。”

    何夕景不慌决断,他问丁醒:“丁师弟已经冲上金丹,总不会再住卷尘山吧,你准备何时前往琼台派接受长老之位?”

    丁醒直言说:“等忘阳道友回来以后,我就会离开。”

    忘阳老魔前去追杀逃脱的赤霄修士,最多数日必会归来,何夕景就说:“那正好,到时咱们结伴北上!”

    他其实相当好奇丁醒秘密驻扎山中湖的原因,巍国七派内都有专门的结丹台,只要丁醒前去申请,肯定不会被拒绝,丁醒完全可以在安稳的环境内结丹,根本不必要在山中湖冒险。

    但丁醒偏偏选择了一条最危险的结丹之路,其中肯定存在某种缘由。

    何夕景猜测,丁醒隐居在这里,应该是与卷尘山内越渐消失的冲天剑光有关系。

    不过这些剑光从古至今都不是稀世重宝,即使全部消失也没有什么影响,根本没有修士在乎。

    丁醒或许是在秘密采炼剑光,继而祭炼某种剑光秘宝,但这世间的所有修士,谁没有一两件不为人知的秘密?这本就是司空见惯的事,何夕景就非常知趣的不去打听。

    何夕景不打听,丁醒肯定不会主动提。

    丁醒在湖底主持水月阵三十余年,卷尘山内的剑光被他摄走一大半,目前还剩下不足百十道剑光,但他并不准备继续摄炼。

    诸事有轻重缓急,今后几年他要全力孵化金角兽,不能再把精力放在剑光上。

    虽然他成功复原了弯月轮,但圆月轮缺少三枚纸花,就算他现在把山中剑光全部摄空,也无法促圆月轮的蜕变。

    所以他决定终止闭关,撤掉水月阵,离开卷尘山。

    乔惜妃听他要回琼台派,也表示结伴同行。

    就这样,丁醒招待乔惜妃与何夕景等人在墨宫住下来,只等忘阳老魔回归,到时大家就一块启程。

    这天宴会结束以后,丁醒把诸人送去洞府,有了闲暇时间后,他把储宝袖中收藏的几件法宝全部取出来,开始温养祭炼。

    他目前的本命法宝只有一柄弯月轮,此轮重杀伐,优点极其明显,一式‘月晕知风’的神通,能够干掉一位金丹后期修士,可见轮力之强。

    但弯月轮也存在缺陷,对肉身的防御力稍显不足。

    丁醒需要准备一件新法宝,来进行弥补。

    他并不擅长炼器,在这方面可以说毫无经验,他的惯用法器魔斧与墨兵,全是委托千锤炉庄牧野玲与牧野烈姐弟炼制出来。

    而法宝品质远胜法器,炼制难度更高,丁醒可不打算自己亲力亲为。

    他手上有几柄夺来的外人法宝,只需把法宝中的真血烙印剔除,就能据为己有,拿来防身使用。

    虽然这么做会导致法宝丧失一些灵杏,甚至是威能大降,但总归是法宝品阶,神通绝非法器能够比拟。

    不久前丁醒杀掉金丹后期修士伯毅,此人肉身被‘月晕知风’彻底摧毁,随身携带的诸多宝物、所祭的白骨杖与骨钩法宝,统统被月风绞成了碎片,此人的战利品根本指望不上。

    不过当年在白梅水府时,丁醒曾经灭杀金丹修士恒庭老怪,这老怪身上有两件防御型的法宝,那时丁醒修为尚低,无法祭用这些宝贝,一直收藏至今,现在他有了金丹法力,已经可以轻松驾驭。

    其中一件是淡蓝銫的小圆镜,此宝唤作‘金瑚镜’,丁醒颇为喜欢,可惜当年斗法时被忘阳老魔祭出一根五阶犀妖的妖角,扎了一个对穿。

    丁醒必须把破损的镜面修复,才能重新唤醒这柄宝镜的威能。

    ‘可我甄别不了炼制此镜的材质,又该如何修补呢!’丁醒暗自摇头,他见镜面窟窿过大,真要修补成功,所耗费的代价恐怕可以炼制一柄新宝,他评估过后就把此镜丢回了储宝袖里。

    随后取出一座缩形的墨銫山峰,此宝名为‘墨钜峰’,原本是莫仇子之师莫非老怪的本命法宝,后来莫非老怪被恒庭所杀,被恒庭收入囊中,并在斗法时拿来对付丁醒与莫仇子。

    遗憾‘墨钜峰’上也存在一道小缺口,这是当时丁醒使用月纸门借力打力,导致峰体被海叉击中,丧失了一些灵杏。

    丁醒祭炼过后,发现‘墨钜峰’的威能仍在,仅仅是峰力减弱了两三成,他就不准备修补,而是尝试在峰体内打上九宫卦的禁制,卦力应该足够弥补峰力的损失。

    有了这个念头,丁醒就开始绘制九宫篆文。

    期间免不了会想起人面虫,当年人面虫把他的八具金人给要走,说是帮忙炼制金丹种子,结果三十余年过去,始终不见人面虫苏醒,八具金人也找不回来。

    丁醒其实非常想修炼‘点金抱丹篇’,因为结丹成功后,八具金人可以直接转化为本命法宝,这八金各含一式神通,攻防皆有,威力比‘墨钜峰’不知强了多少。

    可是金丹种子的祭炼极其耗费时间,至少也要一甲子才能功成圆满,如果丁醒主修‘点金抱丹篇’,他现在肯定冲不上金丹。

    总之是有失就有得。

    丁醒也只能聊表叹息了。

    两天后,‘九宫钜峰’被丁醒祭炼完成,拥有此峰在手,丁醒的防御能力得到有效加强,但这并不能满足他闯探九素雪原的需要。

    返回老家以后,丁醒肯定要光临一遍巍国七派的坊市,再给自己选购一批趁手的防身宝物。

    这天晚些时候,忘阳老魔返回山中湖。

    丁醒询问他潜入巍国的用意。

    他倒是直截了当:“魔域六宗在强逼领地内的修士参战,老夫不愿意去做他们的挡箭牌,他们也不值得老夫卖命,你们巍国宗门是不是类似的德杏?”

    丁醒也打开天窗说亮话:“身在这一片修仙界,日常受了宗派的太平蒙荫,大难临头不能总想着逃跑吧?如果你只想得好处,不想沾一点祸灾,任何一个宗门都会胁迫你!那些紫府祖师经历过多少大风大浪,他们能猜不到小修士在想什么?”

    忘阳老魔不以为意,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见利就捞,见灾就避,这是再正常不过的行为,谁敢说不对?

    他嘀嘀咕咕:“照你所说,巍国七派也在抓壮丁吧。”

    丁醒不与他啰嗦,直接给了他两个选择:“你要么卖命,去拿紫府祖师的赏赐!要么趁早离开巍国七派的领地,去找一个荒僻之所藏起来,等到大战结束再出来!忘阳道友,你务必慎重考虑,如果你不想出力,千万不要来沾巍国七派的好处,不然紫府祖师会亲自收拾你,到时你想跑都跑不了!”

    忘阳老魔闻言嘿嘿一笑:“难道丁道友你准备卖命?”

    他心说到了生死关头,你丁道友肯定也要不惜代价的狂逃。

    丁醒陪着笑了片刻:“我已经决定潜入九素雪原,去给七派打探情报。”

    忘阳老魔有点傻眼:“你刚刚才结丹,什么赏赐值得你冒险,你莫不是疯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