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页 看目录 看简介

    “你说的没错,在血盟会崩溃的那个时间点上,我是货真价实的龙城第一高手,再加上金万豪的绝强武力,的确有很大机会,夺取龙城的大权,问题是,然后呢?”

    雷宗超淡淡道,“当时的我和金万豪,刚刚挣脱血盟会的压榨和折磨,我们所拥有的,无非是单纯的武力,并不知道该怎么经营一座城市,更不知道该如何重建和推动整个文明。

    “而九大帮派,却各自管辖了至少上百万幸存者,既拥有大量专业人才,懂得组织和管理的方法,亦为幸存者提供了必要的公共基础服务,如水、电、食物、灵能,还能统合幸存者的力量,去对抗丧尸和怪兽。

    “如果我站在金万豪这边,和九大帮派为敌,结果只会两败俱伤。

    “一将功成万骨枯,就算我能问鼎最高权力,我的脚下肯定也铺满了同胞们的累累尸骨。

    “而我们这个可怜的文明,原本就被穿越、洪水、丧尸和怪兽侵袭,搞得千疮百孔,奄奄一息,好不容易才消灭了血盟会那些丧心病狂的家伙,全体幸存者都希望得到宝贵的喘息,倘若再起战端的话,或许和平永远都不会降临,怪兽会成为最终的赢家,恣意蹂躏我们的家园就算金万豪是我生死与共的好兄弟,我又怎么能做这种亲痛仇快的事情?

    “毕竟,我曾经用尽一切力量,向金千禧发誓,我会守护,而不是毁灭这座城市!”

    “原来如此!”

    孟超恍然大悟。

    不由对雷宗超当年的选择肃然起敬。

    “再说,我也并不觉得当年的自己,掌握最高权力之后,会有什么好结果。”

    雷宗超指了指自己的胸膛,不紧不慢地说,“每个人心底里都有一头怪兽,战胜荒野中的怪兽容易,战胜心底的怪兽却要艰难百倍,我们往往要用尽毕生的力量,才能降服它,至少和它和平共处。

    “那时候,我还太年轻,体内这头名为‘野心’的怪兽仍旧张牙舞爪,狰狞无比。

    “老实说,我很害怕,我真的没信心能控制住它。

    “倘若我答应了金万豪的请求,当上了金牙帮的帮主,进而帮金牙帮战胜九大帮派,成为龙城唯一的统治者,焉知我的野心不会无限膨胀,而金牙帮会取代九大帮派,进化成龙城唯一的超级企业呢?

    “现在,龙城好歹有九大超级企业,彼此之间,多少有些掣肘和制衡。

    “倘若金牙帮成为绝无仅有的霸主,你觉得,九大超级企业的痼疾,就不会在金牙帮体内滋生吗?”

    孟超深思起来。

    不得不承认雷宗超是对的。

    九大超级企业的痼疾,是结构杏问题,并不因其创始人的善恶而改变。

    事实上,九大超级企业的创始人,就像吕丝雅的爷爷,都是鼎鼎大名的超级英雄。

    他们都和雷宗超一样,拯救过千万人的生命,为龙城文明的发展,做出过突出贡献

    只是,原本再高尚、再无私的人,一旦变成神境强者,拥有惊天动地的伟力,又坐到超级企业掌舵人的位置上,他都很难不考虑自身的修炼,以及企业的利益。

    雷宗超能清醒认识到这一点,断然拒绝“独裁者”的诱惑,他在孟超心目中的形象,愈发伟岸起来。

    “我知道,金万豪至死都不会原谅我,不过,我也至死都不会后悔当年的选择。”

    雷宗超既唏嘘,又坚定地说,“至少,通过这几十年的发展来看,九大超级企业将龙城运营得很好,没有他们的努力,我们不可能这么快迎来和平,恢复秩序,重建城市并不断扩大生存空间,最终,还战胜了怪兽文明。

    “和九大超级企业做出的贡献相比,你所说的,豪门子弟飞扬跋扈,纸醉金迷都是小节,至少是暂时可以忍受的代价了。

    “而超级企业掌控龙城的公共基础服务,诸如供水、供电、供气还有晶石采掘和金属冶炼,又拥有比正规军更强的武力这些都是历史遗留问题。

    “毕竟在那个分崩离析,无法无天的年代,这些公共服务,原本就是超级企业的前身,九大帮派建立起来的。

    “当初成立生存委员会,总要让人家保留既得利益,否则,九大帮派怎么肯化干戈为玉帛,让渡部分权力,心甘情愿遵守游戏规则呢?

    “耐心点,年轻人,会解决的,等到时机成熟,这些历史遗留问题,总会解决的。”

    孟超反复琢磨雷宗超的话,总觉得他意有所指。

    心中一动,再次大胆问道:“雷老师,您觉得我们什么时候才能解决这些‘暂时可以忍受的代价’,或者说,‘历史遗留问题’呢,现在不行吗?”

    雷宗超捧起一手基因原液,慢慢揉搓着脸庞,指缝中却是精芒四射:“孟小友,倘若你平时也是这么急不可耐的话,我就不知道你是怎么和那些阴险狡诈的异兽不断交锋,却还能活到今天了。

    “以我的身份,不可能说一些不顾大局,影响龙城团结的话。

    “你也应该稍安勿躁,冷静思考在当下这个时间点上,究竟谁是我们的敌人,谁是我们的朋友。

    “眼下,怪兽文明仅仅是被‘击败’,却还没有被‘歼灭’,我们刚在野战中消灭了敌人的主力,却还没摸到敌人的老巢,更没有搞清楚,这些完全违背碳基生物结构合理杏的生化兵器,究竟是怎么繁殖或者说制造出来的。

    “而隐藏在怪兽文明背后的主脑或者说制造者,又是何等可怕的存在。

    “更别提怪兽山脉之外,广袤无垠的异界大陆上,会不会有着比怪兽文明更凶残百倍的敌人。

    “眼下的龙城,就像是一名身体虚弱的病人,刚刚吃撑了肚子,站在命运交错的十字路口,你觉得,这是实施大手术,摘除体内肿瘤的最佳时机吗?”

    雷宗超的用词有些严厉。

    但语气依旧柔和。

    既像是一种保护,更像是前辈对志同道合的后辈的鼓励。

    而且他也丝毫没有话不投机,端茶送客的意思。

    孟超心思电转,沉声道:“我明白了,多谢雷师指点!”

    他把“老”字去掉,只称“雷师”,显得比较亲近。

    雷宗超微微一笑,话锋一转,道,“听说你打通了《九龙神印》的部分关节,已经能施展得像模像样了?”

    孟超心中一松,知道雷宗超今天不会再和自己聊有关超级企业的话题。

    但自己刚才说的话,应该令这位传说中的“武神”颇为满意,通过了他的“测试”。

    现在,他愿意指点自己几招了!

    “在雷师面前,谁敢说能将《九龙神印》施展得像模像样了?”

    孟超强忍激动,“不过,我在修炼《九龙神印》的过程中,的确遇到许多困惑和障碍,还请雷师多多指点。”

    “好。”

    雷宗超既不客气,也不废话,淡淡道,“那么,你就施展《九龙神印》,激荡出最强的力量,向我出拳吧!”

    孟超微微一怔。

    同样不再废话。

    双眸瞬间变成两口即将爆发的火山,眼底蓄满了炽烈的岩浆,气质和片刻前截然不同。

    从末日归来的最大好处,就是他的心理素质比同龄人强大百倍。

    无论面对穷凶极恶的怪兽,还是传说中的武道神话。

    为了改变自己、同胞、家园、城市和整个文明的未来,他都会不择手段,抓住每一个机会。

    唰!

    一瞬间,孟超的肌肉紧绷到极限,周身起了一层密密麻麻、坚硬如铁的鸡皮疙瘩,头发、鼻毛、汗毛和两腿之间的毛发,统统像是通电一样炸开。

    源自“地狱之血”的蒸腾血气,更是从三万六千个毛孔中激射而出,犹如万千红箭,呈放射状向四周扩散。

    噼噼啪啪!

    孟超的脊椎骨再次高高突起,发出爆竹般清脆的声响,一缕缕玄奥繁复的灵纹从他的皮肤上浮现,恍若拥有生命般熠熠生辉,缓缓流转,又顺着背阔肌的纹路,疯狂朝四肢涌去,令他的双臂和双腿,都在瞬间膨胀一倍。

    就算脚下的“夜摩星”坚硬无比。

    依旧被孟超踩出了“咔嚓咔嚓”的响声。

    空气中的波纹,更像是层层叠叠的气浪,汇聚成汹涌澎湃的波涛。

    孟超的整条右臂,都散发出熊熊燃烧的凶焰。

    恍若一条饥肠辘辘,狂杏大发的怪蟒。

    灵纹顺着手臂一路缠绕到了手掌和手指,更是从指缝中,流淌出一缕缕的金芒,在拳头前面汇聚成一颗熠熠生辉的小太阳!

    原本,孟超输出最强的拳法,就是源自九中老校长的《降魔杵》。

    可现在,孟超在《九龙神印》的强大增幅下,却是成功将《天霸碎星斩》的起手式,化作狂暴无匹的拳法。

    这一招,他才刚刚修炼没多久。

    当火龙卷般的狂暴力量,从掌心炸裂开来时,连他自己都无法控制。

    只能大吼一声,全力朝雷宗超浮出水面,光秃秃的脑袋轰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