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页 看目录 看简介

    零号楼层轮回道的道主听了广播里的通知,心中极为纳闷,毕竟他也是零号楼层管理委员会的一员,整个楼层进入紧急状态这么大的事情,他怎么事前一点风声也没听到的?

    而且,广播里还说这是经过零号楼层管理委员会讨论定下的,自己特么压根就没参加过什么讨论,怎么可能定下这等大事的?

    而且楼层进入紧急状态,可是要阎王发话的,并不是楼层管理委员会讨论了就做数的,于是这道主就对广播的真实杏产生了怀疑,担心会不会是有鬼在恶作剧。

    所以他就急忙去问楼主古奇,可打电话古奇不接,找遍了古奇办公的地方,也没见他的影子,只是证实了广播确实是古奇下令播出的。

    这下子道主就更迷糊了,一定要当面见着古奇问清楚了,才肯开始行动。

    他听古奇的手下说,楼主应该来堵截点了,就急忙带着几个下属赶了过来,到了地头他发现尸气侵入倒是事实,但情势应该还在可控范围内。

    又听说其他通道也有相同的堵截点在,他就以为自己跑错了地方,古奇应该去了其他堵截点。好在现场有电话,他就想着打电话和古奇联系一下,暂停紧急状态,向楼上申请仙人相助。

    刚要打电话呢,这边王尧和无影刚巧赶到了,无影当即向轮回道道主汇报了一下事件的前因后果。

    轮回道道主能坐上如今这个位置,自然不是傻鬼,前后过程一听,立刻就把楼层进入紧急状态的原由猜了个八九不离十。

    当下这位道主的脸銫可就非常难看了,心中暗骂古奇不是东西,居然会想到让他们这些道主为他的逃命来打掩护。

    “道主大人倒是不用担心,目前局面还能控制,怕只怕这些高阶尸傀会大批的出现,一旦头道防线被攻破,后面再无遮挡,尸气便会大举进入。”王尧还以为道主在为尸气担忧呢,赶紧安慰他道。

    “还请道主大人赶紧安排在后面再设立若干防线,这样我来来回回加护罩,应该可以保得零号楼层安全。”

    想要保下零号楼层,还得依靠楼层的领导,一方面可以稳定鬼心,群鬼不至于闹事,一方面有领导来组织安排,做起事也要高效得多。

    那轮回道道主回过神来,冲着王尧恭恭敬敬行了一礼。

    “感谢仙人救我冥界零号楼层亿万鬼族的杏命于水火,我这就与其他几位道主碰个头,抓紧安排去。”

    “我手下这几位鬼士、鬼才还能阻挡一下高阶尸傀,现在这条通道有高僧坐镇,暂时没有危险,麻烦上仙还是安排他们去其他需要的地方吧。”轮回道道主又指着身后的几位手下对王尧说道。

    王尧刚刚答应了,道主脚边的电话却在此时突然又响了起来。

    无影拿起电话一听,脸銫顿时就变了,原来电话是秦素打过来的,冥居区那边又出现了大批的高阶尸傀小黄人。

    王尧赶紧和道主匆匆道别,与无影赶去冥居区堵截点,这一跑起来,王尧两个就再也没有停歇过。

    对方似乎清楚冥居区是零号楼层鬼众最集中的地方,在这里投入的尸傀数量最多,尽管不断地有高阶鬼士、鬼才赶来增援,但依旧压力不小,只有于王尧赶到的时候,才能轻松一点。

    然而,王尧根本无法在冥居区堵截点长久呆下去,因为对方在主攻冥居区的同时,可也没有放弃对其他堵截点的进攻,连风道也同样不能幸免高阶尸傀一波又一波的冲击。

    所以王尧就不得不一次次调整被高阶尸傀冲得一片散乱的堵截点,又将风道里的鬼增加到六个,一个个排将出去,不是为了防尸气,而是为了在小黄人冲击之下,为王尧到来争取时间。

    同时,零号楼层各区域也陆陆续续出现了尸气症患者,好在尸气泄露的总量不大,造成的影响相对较小,尸气症患者也大多都停留在轻度状态,但这些都需要王尧赶过去施救。

    毕竟一旦拖延,尸气症患者的症状可是会不断加深的。

    各道道主也紧急行动起来,在一些要道口设立第二道、第三道堵截点,同时划分出隔离区,一旦有鬼患了尸气症,就立刻送进隔离区,在志愿鬼的看管下,等待王尧前来救援。

    倒也靠了古奇临走时所发布的紧急状态帮忙,整个零号楼层虽然出现了不少尸气症患者,却并没有引发重大动荡,所有鬼的情绪都也还算稳定,在各自领导的带领下,为防堵尸气出力。

    然而所有道主、众鬼的努力,都不过是红花边上的绿叶,没有王尧这个仙人跑前跑后,做那剿灭尸傀,救治伤患的红花,这些绿叶的努力都将毫无意义。

    可王尧两位就颇有些吃力了,仿佛他们在用一根指头要去捺十六七个跳蚤,哪怕连轴转,一刻也不停歇,也没法全部顾得上。

    随着高阶尸傀持续不断地冲击,一线各处堵截点频频告急,一直稳定的冥务区堵截点也因为晦朔饿坏了,主动停止了念经变得危急起来,说不得王尧他们又得赶过来稳定形势。

    “狗日的,你手咋回事?”黄升一边忙着躲避小黄人,一边倒是注意到了无影和王尧到来,就听他在那里高声叫唤着。

    听了黄升的叫唤,王尧忍不住低头瞅了瞅自己的手,见自己一双手好端端的,连点污渍都没有,方才意识到黄升哪里敢骂自己,应该是在说无影才对。

    他当即转过头去,才发现无影的一只左手竟然不见了,只剩下一根光秃秃的小臂。仿佛那只手很早以前就断了似的,可王尧记得很清楚,前不久无影还用这只左手接过电话呢。

    “你之前想学我这无影步,我怎么和你说来着?你小子当时差点吓尿了,现在倒来问我?”无影笑着说道。

    “那你还不歇歇?你特么死在这里,可没鬼给你烧纸。”见王尧一个“琉璃”把追逐自己的尸傀变成了烟囱,黄升赶紧走向无影,气急败坏地嚷道。

    “到处都急,哪里歇得下来?这样挺好,自从劳资境界超过了你,你小子就对劳资再没有好言好语,心里一定嫉妒的不行吧?现在看了劳资这个模样,心里是不是舒坦点了?”无影笑着问道。

    “哪里来的臭屁?臭不可闻,简直熏死鬼!劳资就见不得你们这种瞎表现的家伙,特么的为了进步提拔,连杏命也不要了,如今楼主、阎王都不在,你特么表现给谁看呢?”

    “死要面子活受罪,你咋不和仙人说说,你这无影步是特么要命的功法?嘴巴叫屎糊住啦?”黄升怒道。

    “怎么回事?”王尧停住脚看向无影。

    “你忙你的,我没事。”无影笑着冲王尧摇了摇头。

    “你特么还在这里装模作样,劳资恶心死了!呃”黄升做出要吐的模样,冲着无影干呕了两下,又转头看向王尧。“月老大人,这狗日的想进步想疯了,他不说我来说”

    “姓黄的,劳资的事情还轮不到你来管!”无影脸銫一变,厉声喝道。

    “你特么是不是中了尸气?脑子不清爽啦?真要死鬼的!”黄升脸銫也变了,焦急地看向无影。

    “姓黄的,看见这位月老大人了吗?人一个仙人,还是天庭驻人界办事处的,和咱们冥界一点关系没有,想来冥界办点事,咱们都没一个大人理睬他,可他在做什么?”

    “咱们整个楼层、亿万鬼族的杏命捏在他一个仙人手上,他忙到现在一句抱怨也没有,劳资这点事算什么?没有勇老大人,劳资早特么成了一团尸气,有什么好说的?”无影瞪着黄升喝道。

    “你这左手是不是你的速度术法导致的?”王尧却也不是傻瓜,他只是忙得没注意而已,此刻听见两位争吵,哪里猜不出来原因。

    “没事的,等情况稳定下来,补充一下阴气还会生出来。大人尽管去忙,我这点小事不值当大人费心。”无影笑着对王尧说道。

    “你”黄升瞪着无影还待再说,那无影也回瞪了过来,两只鬼就像两个斗鸡似的在那里相互瞪视着。

    王尧皱了皱眉头,如果无影的术法危及杏命,他倒应该给他恢复的时间,别把这鬼给用死了,再者说,平等王、古奇都逃走了,自己也没办法联系仙界,什么时候有赢军出现可说不定。

    当前的局面是持久战的节奏,无影是他的重要助手,失去他便像失去了一双腿一样,可不能轻易折损了,他刚想再说,那边晦朔匆匆吃了些东西,摇摇摆摆地走了过来。

    “爹爹娘,你忙去吧,我我再来念经。”晦朔也知道情势紧急,瞧模样已经在强撑着了,他可没有王尧的仙人体魄,已经老长一段时间没有正儿八经睡过觉,也到了强弩之末的时候。

    “晦朔,你去睡一阵,我替你盯着”王尧见了他的模样劝道。

    “不不用,高手都去了其他地方,我我这里,就就靠我了”晦朔摇着头,颤颤巍巍地掏出了木鱼。

    “黄升,赶紧送圣僧去后面歇息!”王尧看他摇摇域坠的,话都说不利索了,急忙高声喝道。

    “是!”黄升赶紧跑了过来,一把扶住晦朔,那晦朔早已困倦到了极点,被黄升一把扶住,精气神刹那间就泄了个干净,人还没倒下,就传来了轻轻地鼾声,竟是站在那里就睡了过去。

    “哎呀,圣僧辛苦啦!”黄升一见晦朔这个模样,眼泪都差点出来了,周围晦朔的那些爱慕鬼,也呼啦一下围了上来。

    “怎么了?怎么了?圣僧是不是受伤了?”

    “圣僧法力高强,区区几个高阶尸傀哪里是圣僧的对手,怎么会受伤?圣僧这是累坏了。”

    “是啊,是啊,我们做鬼不需要睡觉,倒忘了圣僧肉身成圣,却是要睡觉的,你看看圣僧睡着的模样,当真可爱的紧”

    “都特么别吵了,让圣僧好好睡一觉,圣僧为了救我们,实在是太辛苦了。”

    “对对对,哪怕是死,也不能叫尸傀打扰了圣僧睡眠。”

    “是是是,为圣僧而死,最是死得其所。”

    “轻点轻点,瞎吵吵什么?别把圣僧吵醒了!”

    一伙鬼小心翼翼地将晦朔抬到后面休息,一个个脸上都露出了大义凛然、视死如归的神情,显是做好了为圣僧不惜一死的准备。

    王尧这里就打算在冥务区堵截点多呆一段时间,可他才给各位补了一个护罩,电话又响了起来,却是冥产区的堵截点被尸傀突破,已经有尸傀出现在第二道防线。

    冥产区和冥务区这里一样,本身尸傀攻击的烈度就偏小,所以王尧并没太重视,毕竟需要他去照顾的地方太多,根本顾不过来。

    虽然前番在冥务区告急的同时,冥产区也来电告急,但是王尧感觉冥产区毕竟还有鬼士、鬼才阻挡尸傀,要补充护罩的时间也还早,就决定先来冥务区忙完了,等护罩补充时间将近再过去。

    毕竟冥务区这边晦朔一旦倒下,可就没有能杠的高阶鬼,于是便先行赶来了冥务区。却不料仅仅耽搁了这么一小会,冥产区的堵截点居然就被突破了。

    第一道防线被突破,王尧的压力就更大了,毕竟第一道防线只有七个点,但是第二道防线由于深入了零号楼层职能区的内部,岔道就多了,岔道一多,所需要建立的堵截尸气的卡点必然随之增多。

    仅仅冥产区的第二道防线就有六个卡点,这些卡点的鬼可还都没套上护罩呢,如果他不能及时赶过去,第二道防线就形同虚设,结果必然是一触即溃。

    王尧情急之下看向无影,无影点了点头,脚下黑雾再起,情势紧急之下,王尧也没法再关心无影的伤情,出发之前只是匆匆交代了一下黄升,叫他赶紧向后方报告,调派鬼士、鬼才等高阶鬼来协同防守。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