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页 看目录 看简介

    “月月老大人,时间紧急,尸气已经快要扩散到三通中心附近,一旦尸气进入楼上,那将是滔天大祸,六界大劫啊!一旦冥界鬼口大减,包括人界在内,可都是要出大事的呀!”

    “售卖人器和这事相比,根本微不足道!可别怪我没提醒你,你身为天庭仙人,眼看六界陷入危局,却执着于区区小事,置之不理,到时候天庭定会把你捉进天牢去的。”古奇的声音骤然变得森冷起来。

    听了古奇的话,王尧不禁顿了顿,停下了挂断电话的打算,他是听那冥分说过,一旦冥界鬼口跟不上,就会在人界制造瘟疫,大量召回轮回鬼,那对人界来说,倒确实是一场大劫。

    可冥界轮回就是在这零号楼层进行,古奇却让他去关闭阴气向上的通道,明显是害怕尸气进入楼上,这小子哪里是担心什么冥界大劫?是特么担心自己的乌纱帽不保吧?

    而且这小子明明是自己屎拉裤裆里了,居然还威胁起他王尧来?以为劳资是特么才做的仙人,好糊弄?还关进天牢里?以为劳资吓大的呢?

    “三个问题,第一,我现在没时间,那天庭驻冥界办事处不是在你这一层吗?你不能叫他们来关,好好地叫我做什么?我是天庭驻人界办事处的,要管,也是去管人界的事情。”

    “第二,我好像听说,所有有资格进入轮回的鬼,可都是在你这一层呢。你不赶紧设法确保零号楼层的安全,却想着去拍楼上的马屁,我日后上了天庭,定要好好告你一状,看看咱俩究竟谁进天牢!”

    “第三,想我帮忙也可以,冥界所有楼层彻底停售人器只是第一个条件,我还有好些帐要和你冥界来算,找一个说话管事的,咱们再谈。”

    那三通中心王尧是不打算进去的,但是这零号楼层的事情,他刚才被古奇提醒了,倒是不能不去管,毕竟牵涉到人界,他还是无法坐视不理。

    可怎么管,他却暂时想不出什么好办法,只能先拿话吓住古奇,看看他还能说出什么名堂来。

    “月老大人,你有所不知,我冥界管控阴气分收支两条线!”古奇听了王尧的话,那声音不觉大了起来。

    “阴气来源全在本楼以下,从下十八楼开始逐层收取,在本楼汇总后便直接向上传输,本楼其实无权取用。所有阴气,都是先到达上十八楼之后,再由上而下逐层分配。”

    “直到上一楼,都是只支用不收取,从本楼开始往下,是既有收也有支,收的走下十八楼上行的一条线,支得照样走上十八楼下来的一条线,两者虽然相异,用的阴气却实属同源。”

    “所以尸气一旦混入阴气,如果任由其输送上去,不仅是楼上无法幸免,楼下也同样躲不开。我们这冥界大厦三十七层楼,上上下下将没有一个能够逃脱。”

    “天庭驻冥界办事处一共32位仙人,其中16位在楼上各层公干,又有12位在楼下各层巡查,还有两位有事去了其他界面,等他们赶回来已经来不及了,我这楼层实实在在只有两位在。”

    “如今尸气正从各条通道涌向本楼中心区域,两位仙人需要堵截尸气,保卫本楼重要部门、鬼口集中区的安全,已经无法分身。”

    “月老大人,无论你和我冥界有过什么矛盾,都属私怨,这尸气大劫却是六界的公共危机,还请月老大人顾全大局,暂且放下成见,先助我冥界渡过难关再说,”

    这古奇估计是看王尧大有袖手旁观的意思,语气终于变得有些急促了,可还是拿话噎着王尧,半点实质的东西都没有。

    王尧倒是听明白了一件事情,那就是这冥界管控阴气,原来是根据职位大小再来重新分配的,也就是说,一旦上送的阴气被尸气沾染,包括十殿阎王在内的冥界所有高层,只怕都有杏命之忧。

    这恐怕才是古奇最最担心的事情,他说本楼层只有两个仙人应该不假,但估计不是在保卫什么重要部门和鬼口集中区。

    毕竟这尸气虽然来势汹汹,但以王尧的估算,要传出冥后区,最少还得两、三天的时间,需知道他们从上一个礼道过来就走了三、四天,那尸气弥漫的速度哪里有群鬼赶路的速度快。

    就算距离有所缩短,尸气想要真正威胁到本楼层的鬼口集中区,起码没有两天多的时间是不可能的,当前真正受到威胁的,应该还是这冥后区。

    所以他猜测,那两位仙人,古奇若不是联系不上,就是两位仙人所处的地方太过遥远,哪怕瞬移过来也已经来不及处理冥后区的问题。

    实在是这冥界大楼太过雄伟,一层的地表面积可就和其他界面差不多大小,道路又曲里拐弯没个正形,王尧不会瞬移,不知道有墙挡着,瞬移能不能穿墙而过,但总归在冥界,这路不是太好走。

    华股带着他和晦朔从彩都瞬移到花都,都用了差不多一个小时的时间,如果这俩仙人在哪个遥远的犄角旮旯里猫着,想过来,恐怕真会赶不上去关那三通中心的阴气上行阀门。

    所以古奇才会求到了他王尧身上,否则的话,他哪里会去管什么重要部门、鬼口集中区的安全?整个零号楼层在古奇心里恐怕都没有一个鬼王重要。

    他这是走投无路了呢,要不然那么容易就会答应零号楼层停售人器?连阎王都有危险,你古奇小小一个楼主,又是在你这层楼出的事,你个老小子能跑得掉?

    狗日的死到临头了,还想着拿捏劳资,王尧不禁嘿嘿一笑。

    “对不起,我这人从来都是先私后公,劳资不爽,恨不得六界都陪着劳资一起不爽,顾全大局那都是你们这些德高望重的领导去考虑的事情,就别要求我一小仙的思想境界和你们一般高了。”

    “还有事没?没事我可挂了,我那和尚朋友肚子饿坏了,得赶紧送他回人界去,毕竟人界才是我们该呆的地方。”王尧笑道。

    “月老大人,莫要担心,你那和尚朋友的吃食我来安排!”古奇怕王尧挂电话,急忙叫道。

    “你要我冥界不卖人器,不是我有意为难你,实在是我权柄有限,就算我打报告向楼上申请,总不能说因为是你月老要求的,我冥界就一定要听从吧?”

    “既便你说的道理都不错,可现在冥界正面临着尸气威胁,领导哪有心思理会这不卖人器的事嘛,我就算去请领导来与你对话,他也得抽得开身啊!”

    “可你关闭了阴气上行阀门,解了楼上各位领导的后顾之忧,那可就不同了,领导们就能安下心来,组织所有力量抵抗这尸气大劫。”

    “我冥界也是见过大风大浪的,楼上可是有十殿阎王、上百位鬼王,在他们的英明领导下,区区尸气根本就不足为患,这大劫还不迎刃而解?”

    “到那时,你可就是我冥界的大功臣了,还有什么条件不好与楼上领导去谈的?需知道,对我们来说天大的事情,对楼上领导,那还不就是一句话的事吗?”

    “月老大人,你为了叫我冥界停止售卖人器,一直与我在这里据理力争,其实我早就看出来了,你是一位富有正义感、责任心、以六界安危荣辱为己任的好仙!”

    “你知道去关一下阀门是积了多大的功德吗?这些鬼可都是能重新投胎,重入六界轮回的啊,你救的可不仅仅只是那一个个鬼,那也是一条条鲜活的人类、妖类乃至仙人的生命啊!”

    “这可是许多天庭大仙求也求不来的机会,你只要过去,轻轻动手把那阀门转上那么一下,你就成了六界的救星,众生的福祉!”

    “事后论功行赏,天庭必将颁下大批的功德给你,胜似你辛辛苦苦牵那成百上千年的姻缘啊!”

    “你说,作为一个仙人,除了功德,还有什么可追求的?可那功德对我冥界却没有任何作用,如此惠而不费的事情,难道你还担心我冥界不会为你在天庭多多美言几句?”

    “你那些要办的事情,就更是不值一提了,你想想看,我说的在不在理?”

    “月老大人,如今众生的希望可都寄托于你的身上,海量的功德就在你的一念之间,名与利近在咫尺,你想一想。哪怕做上几千、几万年的仙人,还有什么机会。还有什么成就能够和这个相比?”

    “我知道,现在你那里一定是尸气弥漫,可正是这环境恶劣,才更显出你作为一位天庭仙人的担当与奉献啊,月老大人,我相信你一定不会让我六界的亿万生灵失望的,你说是不是?”

    古奇貌似情真意切地叨叨叨说了一大气,王尧只在那里沉默地听着,心里却是越来越不耐烦。

    老实说,王尧内心并不想对冥界出的这事袖手旁观,毕竟无论是鬼口大量死亡还是尸气逸散去了人界,都会对人界造成严重影响。

    而且与古奇这个地头蛇、楼主配合,解决起这尸气问题来,只会事半功倍,要少花许多力气。

    否则挂上电话,王尧还真不知道从哪里着手,这也是他一直拿着电话,没有挂上的原因。可这老家伙软硬兼施,只是威逼利诱着王尧去关闭阴气上行阀门,保护那些冥界的大人物。

    对于王尧的诉求以及最最重要的,如何保证普通冥界鬼口的安危,如何不让尸气影响到人界,却是东拉西扯、闭口不提。

    王尧话里话外已经提醒了他几次,却不料也不知他是没听出来还是故意装作没听见,只是在那里装糊涂。

    “我啥时说自己是个好仙的?”王尧冷冷地问道。

    “劳资特么做人时就不是个好人,做仙人就更不用说了,再说了,你特么又不是天帝,你说给我功德,天帝就听你的?劳资又不是三岁的小孩好糊弄?对不起,你们冥界的事情劳资管不了!”

    说着话,王尧“啪嗒”一声把电话给挂上了,他知道,和这老堅巨滑的狗东西再说下去也是浪费时间。

    “仙人,求求你我我们都不想死啊”却不料一边的秦素见他挂了电话,那黑烟腾腾的身形竟然向着王尧跪了下来。

    “我你不知道,世间再也没有比死更可怕的事了,仙人啊,你有有能力、有本事,不不要见死不救啊。”听秦素的声音,竟像是哭了出来似的。

    “你这是做什么?快快起来,我这是骗那个老混蛋呢,怎么可能真得不救?”王尧吓了一跳,赶紧向秦素解释。

    “你说真的?”秦素跪在那里愕然问道。

    “你要是再跪下去,真的也变成假的了。快快起来,哪里学的坏习惯,动不动就下跪的。”王尧没好气的道。

    “你你说的,可不许反悔哦!”秦素顿时破涕为笑,站起了身子。“我们这些,也就只有一些不值钱的尊严了,没办法的时候,可不是连尊严也顾不上了。”

    “救你,救你们这些无辜的、没权没势的,是我这个仙人本就该做的事情,不值当来求,你不求我也会去做的。”

    “那古奇让我去救楼上那帮大人物,那些家伙可都是特么阎王、鬼王哎,名号说起来都能吓死人了,哪里需要我一个小仙人去救的。”王尧听她说的可怜,又向她多解释了一句。

    “这样啊,那你打算怎么做?”秦素问道。

    “照我看,尸气要逸出冥后区,估计还得两三天的时间,为今之计,一个是截断尸气的源头,那你们自然没了危险,但我看这里尸气已经如此浓郁,再往前去只怕环境会更加恶劣,就怕你经受不住。”

    王尧想了想说道。

    秦素问他打算怎么做,他哪里知道怎么做,要不也不会在那里和古奇废话半天了。可秦素问他,他又不好叫秦素失望,只得按着自己的思路来说。

    “没关系,我不怕的。”秦素急忙说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