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页 看目录 看简介

    强忍着剧痛,江横运转呼吸法开始迅速恢复伤势,好在这种伤势并没有持续伤害。仅仅花了半个时辰手部的伤势就已经恢复大半。

    只是让江横有些不解的是,事情发生这么久了。道馆内似乎并没人发现这是他所为。

    这不得不说江横运气极佳,先前本是一大早,许多人甚至还在睡梦中。哪怕是一些早起的仆役和丫鬟也都在低头忙活着,都没注意天空中的异象。

    等发现时,光束早已经冲出穹顶飞往宇宙深处了。

    “有人在吗?”

    咚咚咚!

    就在这时院门传来一阵清脆的敲门声,伴随着一声银铃般的女声。

    江横皱眉,这声音不像是平时的丫鬟,想了想江横还是上前打开院门。

    印入眼帘的是一位看起来只有十六七岁模样的少女,少女长相倒是不错,只是这气质比较冷,应该说很冷。这与她刚刚的声音格格不入,如果不是眼前只站着这么一位少女,还以为刚刚说话的是别人。

    “有什么事吗?”江横语气说不上多好,只是很正常的疑惑反应。

    “抱歉,刚刚我们道馆出了点意外,我就是想问问,刚刚您在这里有看到什么异常吗?”

    “没有!”

    少女微微蹙眉,一双淡漠的眼睛带着冷冽的气质探头向内看了看。

    “我能进去看看嘛?”

    “当然!”江横依旧一副平淡的模样,眼前这少女明显是有着一丝疑虑。

    看到对方脸上的疑虑,江横反倒是松了口气。

    “很好,看样子他们真不知道是我干的!”

    江横这下只觉心中一块大石头落地,这事当时真是欠考虑,如果再给他一次机会,他绝对不会贸然测试手段。

    这下好了,把人家的精神象征给毁了。

    “那打扰了。”

    少女闻言微微点头,她的声音和她的气质真的是决然不同的感觉。光听她声音的话还以为她是一个俏皮且古怪精灵的杏子。

    “我记得这里应该是有一棵树来着!”

    在江横思索之际,少女开口了。

    望着之前被自己测试而碾成粉末的木屑堆,江横心下一沉。

    “该死,这点细节竟然忘了。”

    心中念头飞逝,但表面上依旧沉稳无比。

    “练功,不小心打碎了。”

    少女微微点头,并没有多想。

    好在这些疑点并不足以说明什么,武者练功打爆一棵树的确不算什么。

    少女查看一圈,表面一如既往没有多余的变化,朝江横微微点头之后便踏着轻盈的步伐飘然而去。

    望着离去的少女背影,江横心中这才终于放下心来。

    “这一关算是过了。”

    “只是我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如果只是安稳的在这里生活倒也罢了。可我还有家人在等我。我不能在这里多费时间。”

    想到这个问题,江横一阵头疼。

    眼下对于这片星域实在不甚了解,更何况这里都已经不是洛辉帝国境内。横跨一个恒星系在不借助搭载曲速引擎的飞船,单靠光速都需要数年时间。

    而三大势力之间的距离,少说也有数千上万光年,这还是往少了说。

    关键是他现在完全不知道自己具体在哪,也不知道清澜界具体在哪。

    “有机会我要试着尝试接触这家道馆的主人!”心中暗暗思量着。

    江横这边有惊无险的渡过一大难关,而冲云道馆冲云峰下的一处院落内,周武生正盘膝而坐听着弟子们一个个的汇报。

    好在这次突如其来的惊变并未造成人员伤亡,仅有山下数十栋别苑被毁,这些对于门下有近万门人的冲云道馆只是小事。

    冲云道馆说是道馆,实际上在阿克尔联盟,但凡能够称之为道馆的都是有一位上等武者亦或者曾经出过上等武者的大势力。

    这样的势力无论是在其母星还是在统辖星域都是高高在上比之皇权还要尊贵。对此哪怕冲云道馆丢失所有统御生命星体,在其母星依旧凌驾无数生灵的存在,道馆其辉煌程度自然不在话下。

    光是道馆核心地界就有数十万亩,毕竟整颗冲云星都在冲云道馆的管辖之下。

    这时门外传来一阵轻盈的脚步声,赫然是之前的俏丽少女正缓步而来。在内汇报的弟子见此纷纷让出一条道路来。

    “凌儿,如何?”周武生瞥了一眼少***沉的面容总算是露出一抹笑容。

    “大长老,那人并无异常,只是我总觉得哪里不对劲。”俏丽少女声音清脆。

    “嗯。”

    周武生微微点头。

    “呵呵,那人的确有些不对劲,虽说目前并未看出异常,但此人毕竟来历善未可知。且此人如若全盛时期,实力倒是不错。只可惜在宇宙空间飘荡如此之久,想要恢复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

    此人无须刻意交好,暂且观察即可。”

    “嗯。”少女惜字如金,说完只是清冷的站在一旁。

    见此周武生心头不由一疼,正域张嘴,想了想挥挥手示意旁人退下,见此一众弟子纷纷拱手退出房内。

    屋内这时仅剩二人。

    “凌儿可是要怪我?”

    “不敢!”

    少女声音清脆,只是如果仔细听,能发现声音清脆俏丽之余夹佑着一丝不可察觉的悲痛。

    “唉,你要怪就说出来吧。是我这个做父亲的无能。让你嫁给黑水星主。”周武生苦笑着摇头。

    “不!我不怪你,你这是为了大义!为了道馆存亡,女儿只是恨自己,恨自己为什么会是你的女儿!”

    少女冰冷的面容依旧并无变化,但声音却是有着一丝颤抖。

    “唉!”

    周武生面銫一僵,原本想说的话语一时间全都堵在喉咙里,怎么也说不出来。

    “如果大长老没有别的事,那弟子这便退下!”

    说着也不待周武生回应,少女拱手行礼便转身离去。

    望着消失在视野中的俏丽身影,周武生颓废的低垂着头,一只干枯的大手猛地一锤木质地板,坚硬的地板瞬间爆开一个窟窿。

    “为何牺牲的永远是我周家!”

    低声的怒吼在他喉咙中爆发。

    “师尊!周武生后悔了!后悔拜您为师!”

    周武生心头滴血,眼泪自略有些昏黄的老目中流淌而不自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