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页 看目录 看简介

    那边一个温和的声音,接起了电话:“你在齐国那边如何了?突然给我打电话是有什么事吗?”

    云国公主急急道:“皇兄我不想要和亲了,你知道吗?今天洛轻舞和齐皇一起新颁发了一个关于和亲的事情。”

    那边停顿了一下,随后问道:“具体什么情况你先慢慢说,如果不想和亲也没关系。”

    这些人自然知道南宫博庭他们不会因为没有和亲而对云国开战。

    这何卿不过是一个借口罢了,也是想着齐国这边比较好,把自己的妹妹嫁过来。

    但是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的妹妹会看上南宫冥,就算知道也是会阻止的。

    接下来云国公主将宴会上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全部说了。

    就连一直以来比较淡然的叶炫然也忍不住抽了抽嘴角。

    该说自己这个妹妹是年少无知呢,还是说她心大?

    算了,既然人家都不计较,自己也没必要再骂,好在现在妹妹也醒悟了,不想要和亲就是最好的。

    在听到妹妹说这边实行一夫一制的时候,也显然有些纳闷,随后想到洛轻舞那个人也就释然了。

    毕竟齐皇听的就是洛轻舞的话,要不是她的话,恐怕这齐皇都不愿意做这个皇帝。

    也好,在他们主张和平,所以没有对任何国家发起进攻。

    当然齐国的壮大也不是任何一个国家可以撼动的,为了保证双方的利益,大家都是和平共同的在发展。

    不过这个一夫一制确实有些唐突了,但是叶炫然并不反对。

    匆匆说了几句后就挂了电话,等到第二天的时候,洛轻舞们将所有的婚姻条例都制定了出来。

    忙活了一天回到房间正准备睡觉,电话就响了起来。

    看到是一个陌生号码洛轻舞,还有点纳闷,接起来:“喂,你哪位?”

    叶炫然听到这有些熟悉的声音,想起自己的那个女人经常跟自己说村里的事情。

    语气也忍不住柔和了一些:“ 我是叶炫然,好久不见,最近过得挺滋润的吧?”

    一旁的南宫冥依旧在做着自己的事情,反正那边打电话过来也在他的预料之中。

    要真的不打电话过来,那才奇了怪了,不过他也并不在意,继续在那里整理床铺。

    洛轻舞坐到窗户边上,翘着二郎腿:“哟,真是稀客,能接到你的电话还真是受宠若惊。”

    “这次打我电话是有什么需要指教的?”

    叶炫然淡笑着:“你这话说的,怎么说我们也算朋友了吧?听说你让我妹妹很没脸呢。”

    “听你这语气是打电话来兴师问罪的喽?”洛轻舞虽然嘴上这么说,但是她并不认为叶炫然是那么小气的人。

    叶炫然很是无奈地耸了耸肩膀,随后对着话筒道:“这不是听说你们齐国出了一个什么一夫一制的嗯条例吗?我想要复制一个不知可不可以呢?”

    洛轻舞听到有人愿意复制一个过去,那就代表更多的女人能得到尊重。

    果断的点头:“我倒是没什么意见,我也很支持你这么去做,只是这条例我已经给博庭了,你若是需要的话,让他给你送一份过去。”

    得到这个答案,叶炫然很是满意的点了点头:“这么久不见,你的个杏依旧没变呢。”

    “对了,我想跟你打听一些事情可以吗?”

    洛轻舞收起笑容,带着认真道:“你说吧,但凡是能说的,我都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那就多谢了,其实也没什么大事,我就是想要问问她当初在村里面的一些事情,因为我不了解。”

    洛轻舞有些讶异:“关于陈媛的事情,你当初没有自己问她吗?或者是她没跟你提起过?”

    那边长长的呼出一口气,似乎在安定自己的情绪随后才开口。

    “没有,当初的我其实很少有时间能够陪在她身边,直到后来稳定的时候,也大多数是她在照顾我,对于以前的事情我也没有什么时间去听。”

    “聊天的时候他也最多的跟我说起的是关于你的事情,所以关于他个人的我了解的太少,想要从你这边听一些,或许我能多一些想象度日吧。”

    洛轻舞哪怕隔着话筒,也能听得出对方对陈媛的思念。似乎将对方的一切都当做是自己回忆着能够过下去的动力。

    “其实你也知道她对你是一心一意的,当初之所以会选择那条路,也是因为皇后能有控制你的资本。”

    “也是为了保护你,她才选择什么都不说,自己承担下来。”

    “其实她是一个很好的姑娘,在村里的时候是对我最好的人。”

    “我还记得那时候我什么都没有,每次她都会去他外祖家干活回来的时候都会跑过来找我,将自己身上唯一有的东西给我,我记得她有一个钱包里面放一点零花钱。”

    “那次得知我受伤后,还非要塞给我,让我去看伤。但是那是她仅有的,我又怎么可能拿。”

    “还有她为了让我给我爹养病,在家里偷了五个鸡蛋塞给我。”

    “你知道吗?那时候年少的我们还挺快乐的,交集也特别的简单,就是你关心我,我关心你,因为我们都很忙,没有什么时间能够在一起。”

    “但是每一次她都不会缺席,记得她要被娘亲卖了的那一天,略带苦涩的来找我告别。”

    “那时候的他就是一个乖乖女,不怎么做这些事情,然而在我的怂恿下她逃走了。”

    “我给她女扮男装,我也不知道她离开后还能不能再见到。”

    “反正在村里的时候她总是最乖巧最能干的那一个,她心地是最善良的了,从来都不懂什么是爱什么是情。”

    “最后离开的时时候,她还是那般的单纯,等我再次见到她的时候,她因为你改变的都不像她自己。”

    “我发现她身上有太多的情绪是我看不懂的,直到后来我才知道那叫做愧疚与自责,还有对自己深深的厌弃。”

    “她自责自己跟皇后走到一起,伤害了很多无辜的生命,她厌弃自己变成了那样的人,但是因为你,他有太多的无奈和不得不做的理由。”

    洛轻舞一句又一句的话语说的都是当初的陈媛,叶炫然那边也传来了哽咽的声音。

    “你是不是也在怪我?怪我没有保护好她,怪我害了她”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