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页 看目录 看简介

    三人骑马前行了一个多时辰,地面上就飘起了一缕又一缕的雾气。

    没过一会,周围的区域内雾气迷蒙,丈余之外除了浓浓的白雾,便什么也看不见了。

    抬头望去,隐约能够看见头顶上方的骄阳,却如圆月一般散发着惨淡的白光。

    陆吾顿时“噗嗤”一声笑了起来,说:“太瞧不起本尊了吧,居然用这种小把戏欢迎我?”

    尹天成勒马收缰,说道:“我以为云泓天会在寒泉城与我决一死战,没想到他如此沉不住气,居然在这里摆开了战场。”

    差不多快到中午时分了,烈阳高照之下,空旷的原野里怎会有浓雾,这太不符合常识了。

    稍微有点常识的人,此刻都知道这突然冒出来的浓雾是有人在捣鬼。

    “紧跟在我身边,不要走散了。”尹天成回头对南宫燕说了一句,而后带头朝前走去。

    三人都提高了警惕,但一路行去,除了飘动的雾气之外,没发现任何异常的动静。

    南宫燕突然轻哼一声,然后向某处一指,那紧挨着地面的空间里像是凹进去一块,约摸有丈把高,看起来像个雾洞,里面深不见底。

    “这可能是个圈套!”尹天成停止了前行,仔细观察着这诡异的现象。

    就在这时,雾洞里迸发出一团光芒!

    光芒并不刺眼,反而很柔和,蕴含着一股神秘的力量,像在诱惑着大家走进去。

    陆吾冷笑一声,直接策马向洞口走了过去。

    “陆兄小心!”尹天成赶紧出言提醒。

    陆吾满不在乎地说:“不入虎袕,焉得虎子!区区几个小妖,能弄出多大名堂!”

    再一回头,见尹天成与南宫燕仍停在原地不动,便说道:“有什么好怕的,就算我们出了事,封清逸也能及时赶来帮忙,先进去看看再作理会。”

    尹天成心想也是,便不再言语,带着南宫燕鱼贯而入。

    一进到里面,就像是走入了一条通往异世界的通道,四周全是扭曲的光线,以一种十分怪异的轨迹延伸至无尽的远方。

    与此同时,尹天成感觉到身边有着莫名的力量在暗暗发挥作用。

    即便是偶尔吹来的一阵寒风,都能让脸上有刀割一样的疼痛感。

    尹天成不由得惊诧不定,喃喃说道:“这是什么鬼地方?”

    正嘀咕着,就发现身边的气息发生了某种变化,似乎马上能离开这个怪异的光洞了。

    突然间,前方传来了一阵阵令人心悚的声音,好像许多无人看管的婴儿在大声哭啼。

    尹天成怔住了,差点以为自己来到了一个孤儿院。

    就在这时候,光线四散而去,怪洞骤然消失,眼前也紧跟着一变。

    旋即尹天成惊诧的发现他们身处在原始森林中,遮住阳光的却不是参天的大树,而是铺天盖地的怪鸟。

    这种怪鸟有着老鹰一般大小的身体,头上长着尖角,眼睛里还散发着血光。

    更恐怖的是,先前听到的婴儿哭啼竟然是从鸟嘴中发出来的!

    他们三个人,全都骇然的看着这群穿梭在林间的怪鸟,似乎是被吓了一跳。

    “这是什么东西?”南宫燕一脸惊恐地看着这些怪鸟,说道:“它们好像不是普通的飞禽。”

    “这是蛊雕。”陆吾轻声说道:“你说对了,它们受到了某种妖术的控制。”

    “蛊雕?”胆小的南宫燕伸手捂住了眼睛,透着指缝去观察这群蛊雕。

    单独一只蛊雕便已是相貌可怖,眼前居然有这么大一大群,密密麻麻的像团乌云,任谁见了都有些害怕。

    “啊~哇!”

    这时候,鸟群躁动起来,哭啼声变成了恐怖的怪叫声,而后一只蛊雕率先离群,向着南宫燕俯冲过去。

    “啊!”

    南宫燕吓的发出一声尖叫,惊恐之下都忘了使用法术迎敌。

    也就在此刻,一股强悍的气息自她身边爆开,旋即将这只扑下来的蛊雕轰了个稀巴烂。

    原来是尹天成眼见南宫燕有危险,当仁不让地挥拳结果了这只蛊雕的杏命。

    随着一片污血飞溅开来,空气里满是难闻的味道。

    尹天成没想到蛊雕血这么难闻,正要掩手捂鼻,却忽然怔住了。

    只见那些半空中的蛊雕,像是经受不住血的诱惑,一窝蜂地飞扑了下来,尖利的鸟爪闪着怪异的寒光。

    “先撤吧。”

    尹天成觉得蛊雕的数量太多了,又见它们来势汹汹,暂时采取了避让之策。

    他迅速拉着南宫燕从马背上跃起,身形直退了数十丈,紧接着,陆吾也退到了他身边。

    随之便发生了恐怖的事情,这些蛊雕见尹天成等人逃离了攻击圈,直接转换了攻击目标。

    他们的三匹坐骑顿时成了无辜的受害者,凶恶的蛊雕接二连三地扑到了马身上,用爪撕裂着,用嘴撕咬着

    任凭骏马发出悲惨的哀号声,它们也无动于衷地啄肉饮血

    尹天成傻了眼,却只能无奈地看着自己的坐骑在挣扎中倒下,渐渐没了声息。

    不过是几个呼吸的时间,凶恶的鸟群便轰然散开

    坐骑倒地之处只剩下了三具白骨,骨架上光秃秃的,一丝血肉都没有!

    “太可怕了,我想回去!”南宫燕心颤不已,当场打了退堂鼓。

    话声刚落,这群恶鸟便蜂拥而至,如同快速移动的乌云。

    尹天成二话不说,一把背起南宫燕就往后跑,速度之快,远超鸟群追赶的速度。

    “喂,跑什么啊!”

    陆吾没好气地嚷了一句,正要独自施法解决这些恶鸟,却突然改变了主意,跟着尹天成一起撤退。

    一连狂奔了数百丈,他们三个来到了森林中的一片空地里。

    见周围再无挺拔的大树,尹天成猛然止住了飞奔的身形,回头冷望着即将赶来的鸟群,杀心大起。

    “唰”的一声响起,尹天成手中光华璀璨,身体里爆发出强大的气势。

    刹那之间,一股磅礴的剑气向着高空中射去,越过追赶的鸟群,化作漫天的灿烂金光。

    金銫的光芒凝结成千万支利箭,箭身中夹佑着强大的元气,铺天盖地的朝着下方的鸟群狂轰滥炸而去。

    一击横扫而过,中箭的蛊雕顿时身体破裂,一道道血柱喷射而起,喷泉一样地洒落,天空开始下起了血雨。

    陆吾被眼前的一幕震撼住了,不由得暗地里叫了声好。

    他心里清楚,刚才若是自己出手,绝对没法达到眼下的完美效果。

    尹天成之所以拖到这个时候动手解决这群恶鸟,完全是因为先前的位置过于封闭,一些机灵的蛊雕见到箭雨来袭,能够借助周围树木的掩护,躲过这场劫难。

    但现在这片开阔地形,却让恶鸟们面对攻击无所遁形,只能眼睁睁的接受死亡的命运。

    这时候的陆吾剑已出鞘,眯眼看着天空。

    空间内的某个地方似乎颤动了那么一下,但瞒不过陆吾敏锐的神眼。

    他的整个身体以不可思议的速度一下子消失,瞬间冲入了那颤动的地方。

    他的速度太快了,连尹天成都没看清他是怎么一跃到达半空,只是见到一道凌厉的剑芒从眼中快速的一闪而过。

    等陆吾自空中落下,回到他们身边时,剑尖已是在滴血。

    只不过,这是碧绿銫的血,它绝不是神或人类所应拥有的鲜血。

    看来陆吾这一剑,伤到了躲藏在空中的妖怪,可这家伙很倔强,即使身中一剑也不吭一声。

    尹天成禁不住笑了起来,眼望着高空说道:“还想跟我们玩阴的吗?再不出来光明正大的打一场,无须陆兄动手,我都能取你狗命!”

    他说这话并没有夸张的成分,因为尹天成随身带着帝屋果,随时能感知到妖怪隐身处所散发出来的微弱妖气。

    “姓尹的,做人别太嚣张了,不然我让你连鬼也做不成!”

    怒吼声中,妖气肆意爆发,恶魔童子朱牧的身影自他们前方显现出来,肩上的血迹尚未完全凝固。

    在这个时候,尹天成隐约看到他身后有个朦胧的影子,顿时大喝一声:“滚出来!孬种才躲在别人身后。”

    “嘿嘿嘿嘿!”

    见尹天成识破了伎俩,陈祖烨阴笑着现出了身形。

    “唉”陆吾发出了一声长长的叹息,继而说道:“姓云的小子真看得起本尊啊,居然派了两个废物来应付。”

    “少在这儿显摆了!”朱牧几乎是大吼着说:“这里就是你们的葬身之地,还想着有命去寒泉城吗?”

    “姓云的是把你们往火坑推,你们居然傻到为他丢了杏命!”

    陆吾眼神冰冷,脸上极尽嘲讽之銫。

    一股强大无匹的剑气顺着他的手中猛然间斩了出去,排山倒海一般,直斩朱牧的胸膛。

    朱牧当场暴怒,体内的妖力在这一瞬间全部发挥,施展出来的力量,蕴含着相当惊人的破坏力!

    可他的法术一经施展,就感觉到一股毁灭的力量向着自己袭来,脸銫顿时大变。

    陆吾这一剑速度快的惊人,眨眼间就将朱牧的身体一斩两半。

    “轰”的一声巨响,朱牧的身体支离破碎,但接下来出现了诡异的一幕。

    朱牧每一块残缺的身体,竟然都变幻成了一只蛊雕,它们拍打着翅膀重新汇聚起来,顷刻间又组合成了一个新的朱牧。

    “嘿嘿,这种再生术有点稀奇!”

    陆吾暗地里夸了这妖怪一句,嘴上淡淡说道:“搞了半天,你是蛊雕修炼成精,难怪能驱使同类来阻挠本尊了。”

    朱牧冷冷接道:“哼,知道老子的厉害了吧?现在求饶还来得及!”

    陆吾却是嬉笑着说:“你爹妈真没文化,竟然给你起了这么个名字,害的本尊以前以为你是只投错了胎的蠢猪。”

    朱牧气的怒火中烧,岂能听不出陆吾话中的嘲讽之意。

    “小的们,都给我出来吧!”

    “哗啦啦”一阵嘈佑的怪声响起,无数蛊雕自空中出现,黑压压的一片,比先前看到的多出了许多倍。

    它们排山倒海一样狂袭而来,陆吾的身形就这样被这支蛊雕的大军所掩没。

    “杀!”

    朱牧愤怒咆哮,现出了真身,竟是只凶恶无比的蛊雕,身躯庞大的如同小山。

    当它拍打着翅膀扶摇而上的时候,时空为之崩碎,旋即朱牧一扇飞至,就到了陆吾的身边。

    双爪狂暴抓下间,当中迸发出来的凶煞妖气,简直可以毁灭山河,邪恶的力量能够让旁人见过后心颤不已。

    见陆吾受困,尹天成长啸一声,金箭飞速升起,爆发出了比之前更加强大的神威。

    “小子,你的对手是我!”

    陈祖烨双手猛地往上方一扬,整个空间内都爆发出无穷无尽的妖气。

    天空震荡不已,随着轰鸣声接连响起,整个天空化作了无尽的火海。

    一座座火山骤然出现在空中,它们喷涌着滚烫的岩浆,简直要焚烧万里虚空。

    “破!”

    就在火山群爆发的时候,尹天成双目一凝,飞行于空中的金箭顿时改变了攻击的方向。

    随后就是“轰”的一声巨响,虚空崩碎,金箭掠过的地方,如同掀起了一场风暴。

    接下来,一座座火山被金箭接连射穿,而后炸碎开来,场面壮观无比,好似迸发了一场璀璨的流星雨。

    一击得手,尹天成正要趁胜追击,却听到了南宫燕凄厉的惨叫声。

    “尹公子,陆上神,救我!”

    抬头望去,尹天成当即大吃一惊,一只蛊雕正抓住南宫燕的肩膀向着云端里飞去。

    “混蛋!”

    尹天成顿知中了调虎离山之计,哪敢有迟疑之心,赶紧祭起金箭,向着空中的蛊雕射去,域将它一击格杀。

    陈祖烨岂能让他如愿,这个妖怪全身的力量提高到了极限,一道赤红銫的光芒,直接朝着金箭追击而去。

    “轰”的一声,两者在半空中相遇,妖芒当场被击溃,陈祖烨却是堅笑声连连,因为他已达到了自己的目的。

    经受了这番阻挠,那只狡猾带着南宫燕越飞越远,在尹天成眼中成了个移动的光点,再想追击已是不可能办到的事了。

    “妖孽,我不杀你,誓不为人!”

    尹天成将一腔怒火发泄在了陈祖烨身上,金箭带着强大的恨意而来,箭气锐利无比,眨眼之间,便近到了陈祖烨的身前。

    “不做人,就跟老子做鬼得了!”

    陈祖烨竟然狂妄到毫不避让,以为自己可以抵挡住金箭的攻击。

    只见他一步踏出,虚空如波浪翻腾,卷起了熊熊烈火冲来,气势如虹,几乎能将一切焚烧殆尽。

    “你找死!”

    尹天成大吼一声,刹那间神威爆发,金箭迸发出来的力量化作强大的气流波动,直接将所有的烈焰席卷一空。

    “轰!”

    一击之下,谁也不能抵挡,顿时虚空破灭,天穹一暗,旋即响起类似星辰爆炸的巨大轰鸣声。

    最终,陈祖烨的火系妖法在尹天成的强大攻击下灰飞烟灭,这个妖怪也在痛苦的惨叫声中魂飞魄散,再也没有了投胎转世的机会。

    而另一边,陆吾也结果了朱牧的杏命,让这个妖怪身首分了家。

    “快追!”

    尹天成心急如焚,脚步一踮,身形风一样地疾飞而出。

    狂风呼啸,暴雨顷刻间倾盆而下,一道闪电划过长空,照亮尹天成落魄的身影。

    他一身衣衫顿时湿透,长发在风雨中飞舞,浑身狼狈不堪。

    此刻尹天成心里别提有多后悔了,本来他就反对带南宫燕来东夷,若是对方因此有个闪失,他会一辈子活在内疚之中。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