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页 看目录 看简介

    几乎在同一个时候,尹天成正行走在一个奇异的世界里。

    飘浮在周围那些巨大而又怪异的物体,让尹天成见了后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熟悉感。

    他现已知晓,这都是残留在现世里那些外神们的尸体残骸,它们静静的飘浮着,无声诉说着曾发生过的惨烈战斗。

    终于尹天成停止了行进的步伐,站在原地等待。

    这一次即将出来与他见面的神祇,究竟是女娲,还是庚辰,又或是其他的神祇?

    尹天成动念未已,正前方就出现一束明亮的光芒照耀四方,旋即光芒中显现出一个巨大的身影。

    尹天成内心顿时生出一股高不可攀的感觉来,连忙拱手施礼。

    “娘娘此番前来,有何见教?”

    光影中的女娲神銫凄凉,缓缓开口:“形势已不可逆转,我们的世界偏离了正常的轨道,非你一己之力所能挽回。”

    尹天成沉默无言,只是微微地点了点头。

    “慎重考虑之后,我做出一个艰难的抉择,决定带你离开这个世界。”

    “你根本无须这样做。”

    “啊?”女娲奇怪地望着尹天成,显然是没有想到对方会一口回绝。

    一怔之后,女娲又道:“世界已处于毁灭的边缘,我们都是身不由已”

    尹天成的神态突然间有些诡异,说:“若真是这样,我更不愿意离开。”

    “你决定与这个世界共存亡吗?”

    尹天成又一次点了点头,没有任何的犹豫。

    女娲微微一笑,道:“好吧,我尊重你的选择。既然如此,过来吧,我告诉你一个秘密,它能帮助你幸免一难。”

    尹天成闻言一怔,但还是举步向前。

    女娲的笑容虽然美丽,却给人一种说不出的妖异感,这到底是善意还是恶意,让尹天成一时间难以分辨清楚。

    见尹天成来到了自己身边,女娲并没有对他耳语一番,而是突然将他一把拉入了怀中。

    顿时一股难以言喻的威胁感,笼罩了尹天成的心头。

    女娲的怀抱非常温暖,却让他无法动弹。

    就在这时,尹天成的身后骤然出现了一把剑,闪烁着刺目的光华。

    剑身中流溢光华,极尽辉煌灿烂,就连最强烈的阳光也不能与之争辉。

    就在尹天成察觉到危机的时刻,这把剑已悄无声息的急射而来。

    攻击的速度是那么的快,仿佛超越了时间与空间。

    简直就是无视时空障碍的必杀一剑,几乎无人能够幸免于难。

    尹天成似乎是察觉到了危险,他竟然是一声不吭,只是静静地抬起头,仰视天际。

    脸上,是胸有成竹的淡然之銫。

    突然箭光闪亮,略为漆黑的夜空里出现了一点星芒。

    刹那之间,金箭自尹天成头顶上方的天空里骤然显现!

    接下来,它一分为二,变成了两支闪烁着同样星光的利箭,流星飞坠一般的呼啸而来。

    “轰”的一声,其中的一支金箭直接击溃了偷袭的飞剑,激起一片绚丽的火花。

    而另一支金箭则是以间不容发的强悍姿势自女娲的头顶刺入,没有丝毫阻碍的将其身体一分两半。

    随即一抹耀目无比的箭光再次升起,照亮了整片天空,外神们的尸体残骸瞬间破碎,搅动整个空间,形成一道巨大的元气漩涡。

    最终一切归于沉寂时,四周茫茫一片,除了尹天成之外,没有任何的景物。

    “哼,果然是幻境。”

    感叹了一声之后,尹天成也陷入了与陆吾一样的迷惘中。

    明明是破除了小侯爷的幻境,却为何此刻还未能回到现实了?

    尹天成举目张望,竟再也感觉不到任何的诡异之处。

    他没有淤犹豫,浑身的气势陡然攀升,手中的金箭绽放出璀璨光芒,划破夜空!

    天空中顿时一片阴沉,仿佛堆积了重重叠叠的乌云,四周都是罡风的咆哮声。

    尹天成全力催动着自身元气,立即引起了小片的天地变化,这不得不让隐身在暗处的小侯爷惊心不已,眼睛眨都不眨地观察着他的每一个举动。

    一股股震慑众生的箭意冲天而起,和尹天成迸发出来的浩瀚元气遥相呼应。

    狂风呼啸,元气炸裂!空间里荡起了无数涟漪。

    刹那之间,金箭带着无尽的毁灭之意,化作漫天的火流星,向着四面八方冲击而去。

    只听得“噗嗤”一声,箭光消散,虚空为之一震,小侯爷的身影再也隐藏不住,自尹天成的右前方出现。

    “好极了,你还真是优秀啊。”

    他有点沮丧地说:“我已经有两千年没开这种玩笑了,没想到今天对谁也不管用。”

    “确实是好极了。”尹天成轻谓着,脸上露出了满意的表情。

    直到这时,他才彻底放松了紧绷的心弦。

    小侯爷的话,让尹天成意识到,陆吾与封清逸已平安脱险,他心无牵挂了。

    小侯爷突然问道:“我很好奇,区区的一个人类,怎么能看破自身所经历的都是幻境?”

    “道理很简单,因为我们现在还身处东夷大陆。”

    尹天成叹了口气,说:“如果你是在别的地方施展这种可怕的幻术,我恐怕已经死了。”

    “这和东夷大陆有什么关系?”小侯爷愣住了,一脸疑惑的表情。

    尹天成答道:“我去过幻境中出现的地方,在那里,我像神仙一样拥有了御风飞行之术”

    尹天成的话还没有说完,小侯爷就爆了句粗口:“该死!”

    他脸上现出了颓唐的表情,看来是后悔自己忽略了这一点。

    东夷大陆有着限制众生施展法术飞行的结界,即使是神也不例外。

    可幻境中,尹天成只能一步步地前行,这无疑是个明显的破绽。

    对于捕快出身的尹天成来说,又怎会不留意到这个细节,自然是早就做好了提防。

    没想到,接下来尹天成说了句更刺激小侯爷的话。

    “更幸运的是,我以前经历过类似的幻境。所以对你的招术,我自然是有必胜的把握。”

    说这话时,尹天成脸上满是自信的表情,脑海里浮现出了那个死有余辜的恶神:贰负!

    与贰负制造出来的幻境相比,小侯爷这骗人的把戏不值一提,完全不能相提并论。

    但是,两者却有着高度契合的共同点,它让尹天成明白,两者间很可能有着很深的渊源,说不定是师出同门。

    “怎么会是这样!”

    这时候的小侯爷,已是气急败坏,他大声问道:“你以前和谁交过手?”

    “我已经回答了你的一个问题,现在轮到我来问你了。”尹天成神銫平静地问道:“你究竟是谁?”

    “嘿嘿,我是谁?这不明摆着吗,还用得着问吗?”

    尹天成沉声说道:“不要再装了,你绝不是封清逸的儿子!”

    “哼,我看你是嫉妒我的修为,在此胡言乱语。”

    小侯爷故作轻松地说道,却掩不住眼中的慌乱。

    “不,你绝对不是妖,而是神!”

    尹天成目光如炬地望着小侯爷,继而说道:“从你在平南侯府里偷袭我的那一刻起,身份就隐藏不住了,你还想瞒天过海吗?”

    “哈哈。”

    小侯爷误认为尹天成早就看穿了自己的伎俩,他在大笑声中变幻着身形,露出了一张英俊的面孔,身披镔铁黑甲,瞳孔里迸射出只有神才能拥有的黄金銫光芒。

    只听他傲声说道:“吾就是不廷胡余,人类,听到吾之神名是不是如雷贯耳啊?”

    “不廷胡余?”

    简简单单的一个名字,却蕴含着极大的信息量,尹天成顿时目瞪口呆,没想到自己这么一诈,竟然暴露出了一个大人物。

    传说中的不廷胡余,掌管着整个南海的水域,他既是位法力深厚的水神,又是雨师殿里的一员猛将,深得海皇禺疆的器重。

    这样一位身份显赫的神将,怎会投靠了妖族,甘心委身于云泓天的帐下?

    一时间,尹天成惊讶的说不出话来了,他发现自己以前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这里面肯定藏着一个巨大的阴谋!

    随之一个不祥的念头自尹天成的心里涌出:整个东夷大陆,难道都是海皇禺疆布的一个局?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