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页 看目录 看简介

    晏桉此时心中无比的忐忑,他看了看朱顺,既后悔没有听从朱顺的劝言,又觉得这朱顺的话实在是太过于刺挠了。

    这一批渡船,投入几十万枚灵晶币下去了,如今化为了一片灰烬,任凭周国再怎么有钱,那灵晶币也经不起如此的挥霍啊。

    曹运能够做大,那可是经历了几百年的发展,一步一步走到的今天的地位。

    虽然周国消耗巨大,倒也不至于将他大国给拖垮了,可灵晶币本来就不比得世俗的钱财。

    周国能造灵晶币,但是一年产量的总数,不过十万。这其中还得被修士们消耗掉七八成。

    晏桉这一次败掉了不少的钱财,他心中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底了。

    “奉老,有什么妙招?”晏桉立马问道。

    “边走边说吧殿下。”奉氏老修说道,两人立马往前走了过去。

    路上,奉氏老修问道:“殿下,你觉得周帝会不会在乎周国的颜面?”

    “奉老,此话怎讲?”晏桉想不明白。

    如今千艘渡船全部坠毁,连靛京都烧了一大片,这件事情肯定是会传出去的,只怕是会引起西陆洲世人的笑话。

    最可气的是,会让那西凉城和曹运商会笑话,而且是被人家看了大笑话。

    “我有办法能强行嫁祸给西凉城,所以这个锅殿下你极有可能不用背了。”奉氏老修说道。

    晏桉似乎想到了什么,可是也想的不是很透彻。

    这都是他们自己盲目自大,咎由自取的结果,如何能将这口锅甩给风牛马不相及的西凉城去?

    “到底是什么办法?”晏桉问道。

    “至于是什么办法,让你的父皇来想就行了。”奉氏老修笑道。

    奉氏老修与晏桉一同进了宫,在御书房前,晏桉原本想自己先进去的,被奉氏老修拦了下来。

    “殿下,我先去与周帝言说,如果你先进去而话,这口锅可就得你去背了。”

    奉氏老修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让小太监去通报,之后进了御书房。

    “见过陛下。”奉氏老修拱手行礼。

    此时,这位西陆洲最强大的世俗王朝的帝王,脸銫不是很好看。

    不过奉氏代表的是簇国最强的修士家族,这位陛下倒也不会去斥责他跟着晏桉胡来。

    “奉老,你是来给晏桉说情的吧?”周帝起身问道。

    “陛下,我不是来说情的,我是来与陛下讲一讲道理的。陛下觉得,这件事情谁的错?”奉氏老修问道。

    “晏桉首要责任,你们奉氏,簇国,东易国,都有羽任。”周帝说道。

    当消息传到这位皇帝陛下的耳中的时候,他便龙颜大怒了。

    一千艘渡船全部损毁殆尽,无一幸免不说,还因此引发了一场大火。

    靛京自从成立建制以来,就没有发生过这种事情,这简直是奇耻大辱。

    在后世的史记当中,绝对会有这样一项记载,某某帝多少年,靛京千艘渡船损毁,引发一场史无前例的大火。

    所以,周帝现在自然是很不开心了。他会给簇国和东易国面子,但是必须也要追究这两方的责任。

    “陛下,如此一来,那周国簇国与东易国的颜面,可就丢的一干二净了啊。想必陛下也不想让整个西陆洲乃至其他的大洲看笑话吧?”奉氏老修问道。

    周帝一阵疑惑,问道:“奉老的话怎么说?”

    “陛下如若是追究殿下以及簇易两国的责任,那可就是向世人说明,我们不如那西凉城,不如那曹运啊。只有将责任给甩出去,我们三方的颜面,才能得以保存啊。”奉氏老修说道。

    这位帝王不是糊涂人,奉氏老修的话,他立马就领会到了其中的精髓。

    如若是让晏桉簇国东易国揽下这责任的话,那么他们周国的颜面也将扫地了。

    但是如果将这责任给推卸出去呢?如此一来,颜面可不就能保得住了么?

    但是,如何将这责任给甩出去呢?

    “奉老,你有何高见?”周帝问道。

    “陛下,这还得你来拿主意了,我只不过是这么一说。至于到底是追究我们三方的责任,还是另辟蹊径,都得看陛下的意思了。当然,如果陛下要追究我簇国的责任的话,那我暮云府肯定也不会推辞,一定会将这份责任给担起来的。毕竟,我簇国的损失也不小嘛。”奉氏老修说道。

    周帝立马来回踱步,仔仔细细的思索了一番其中的利害关系。

    责任如果就此甩出去的话,那么将来的史记记载,也将可以改写了。

    如果他现在追究的是晏桉和簇国以及东易国三方的责任的话,那么他自己也将承担起一部分的责任。

    而且在史记上,将来也不会有人记得这件事情是谁主持去做的。将来的世人们,只会记得这件事情是在哪一位帝王的时期发生的了。

    “容朕想想,奉老,你先出去候着。”周帝说道。

    “陛下,老夫先行告退。”奉氏老修拱手,然后离开了御书房。

    走出御书房,晏桉立马焦急的上来问道:“奉老,我父皇如何决断了?”

    奉氏老修微微一笑,说道:“此事应该是妥了,殿下你只管稳稳当当的坐在东宫的位置上就行了。”

    “如果本宫逃过这一劫,将来等本宫继承大统,本宫一定忘不了暮云府的恩情的!”晏桉激动的说道。

    “如此那我就先记下殿下的承诺了,将来我簇国也一定会力挺殿下上位的。”奉氏老修笑着说道。

    两人在御书房外面等了片刻,里面的小太监终于出来了。

    “殿下,陛下吩咐了,请您先行回东宫去,好好的闭门思过。”小太监说道。

    “闭门思过?我父皇可还有其他的交代?”晏桉立马问道。

    小太监立马摇头说道;“回殿下的话,陛下就只吩咐了这一件事儿,没有其他的事情了。”

    小太监说完这句话,立马走进了御书房,将房门给关上了。

    奉氏老修则是朝着晏桉笑道:“殿下,陛下让你回东宫去闭门思过,这意思还不明显么?”

    “怎么个说法?”晏桉立马问道。

    “陛下的意思是,你依然还能够稳坐在东宫的位子之上。如果陛下要责罚你的话,就不是让你回东宫去闭门思过这么简单了,这点道理,殿下想必也想的明白吧?”奉氏老修笑道。

    晏桉顿时恍然大悟,看来他一路所担心的问题,总算是解决了!

    “奉老,你到底和父皇说了些什么?”晏桉好奇的问道。

    “我只不过是向陛下陈明了其中的利害关系而已,其实也没有多说什么。”奉氏老修笑着说道。

    如此一来,其实奉氏老修也松了一口气了。

    如果周国要追责的话,他在簇国那边,其实也不太好交代。

    他虽然贵为暮云府的府主,可是簇国也不是他一人之下,暮云府中的高手多了去了。

    只要周国不追究他的责任,那么他向簇国那边就好交代了许多了。

    只要,他这个府上大人的位置,也可以保得住了。

    “我其实不是很能想明白,为什么我们犯了这么大的事情,我父皇都把我叫到御书房外面来了,忽然就决定不见我,让我回去闭门思过去。”晏桉说道。

    “殿下,你就把心放在肚子里头,回去好好的反省反省。这件事情,我们确实是要反省反省了。急功近利,不是什么好兆头。”奉氏老修说道。

    晏桉点了点头,闯了这么大的祸端出来,他自然也能从中明白一些道理了。

    至少他现在能明白一点,那曹运能够在西陆洲一家独大这么多年,也不是没有半点道理的。

    想要赶上那曹运,就不能有一步登天的想法,还是得一步一步的往前走才行。

    “奉老,莫非你将这口锅都甩到了朱顺的身上了?”晏桉又问道。

    “殿下,他朱顺算个什么东西?他哪里有这么大的能耐,能背得住这么大一口锅?不过我觉得,陛下应该是要让那西凉城或者是曹运来背这口锅了。”奉氏老修说道。

    “奉老,我就先回东宫去了,您自便吧。”晏桉出了皇宫,上了自己的车驾后,立马吩咐人去将朱顺给叫去东宫。

    思来想去,晏桉其实也觉得,这朱顺也并非一无是处。

    虽然现在晏桉看朱顺不顺眼,可是这朱顺对他们造出来的渡船的分析,一点也没有差池。

    这个朱顺,在工科里面,确实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

    看来,得让那朱顺去替他做一点实事才行了。

    既然一步无法登天,那就分两步走,如果两步无法登天,那就分更多步走。

    总之,遇到一点挫折,也不能因为如此就直接放弃了。

    将来想不向那曹运低头的话,还是要自己发展渡运商会才行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