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页 看目录 看简介

    盘坐了许久的李潇忽然问道:“梅亚前辈,武人想要突破境界的话,真的只有不断的打架吗?”

    梅亚翁立马出现,回答道:“武人突破境界的契机,未必在交手上。不过绝大部分的武人,都是在打架的过程当中寻找到的突破的契机的。”

    “那前辈你能陪我打吗?”李潇又问道。

    “在下无法陪小老爷过手的。”梅亚翁回答道。

    梅亚翁的杏格太过于实诚了,他确实不太适合给李潇喂招。一来梅亚翁不可能下得去手,二来没有生死攸关,李潇无法放开手脚,所以也很难从中寻找得到突破境界的契机。

    不过,李潇此时感觉自己的武人气机已经到了八境巅峰了,他甚至隐隐的已经摸到了第九境的门槛了。

    不过李潇也知道,想要突破到九天境,没那么容易。

    李潇这一次境界不断的稳固并且逐渐接近第八境的巅峰,其实是挨打挨出来的。

    尤其是那一阵剑雨对李潇的锤炼,起到了莫大的作用。

    而武人就是如此,置之死地而后生。那卫巽被一拳打飞之后境界跌落过后,可靠着一枚十境妖丹,竟然攀升到了第九境便是如此。

    那一拳对卫巽境界的攀升,可是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如果没有那一拳,卫巽就是吞下十境妖丹,也不可能突破到第九境的。

    李潇与卫巽也不同,李潇的武人底子可是千煞血锤炼出来的,有多深厚连李潇自己都不清楚。

    所以李潇哪怕是被打的九死一生,也依旧很难跌落境界。

    李潇的八境武人底子,连姜初九那种号称西陆洲第一武人的人,都有些自愧不如。

    “不过老爷可以找一些人给你喂拳,虽然可能无法帮助你突破境界,不过能将你的八境底子打的更加的深厚。等将来你突破到第九境的时候,境界就很难跌落回第八境了。”梅亚翁说道。

    “可前辈你说你有办法助姜初九突破到第十境,是什么方法?”李潇又问道。

    “捷径而已,能不走就不走。那个小女娃想必也是明白这一点,所以拒绝了在下的提议了。”梅亚翁说道。

    看来到了一定境界的武人,都对自己身处的武道有一定的感悟啊。像尹正,姜初九这等已经闻名遐迩的武人,武道之心异常的坚定。

    哪怕是那卫巽,在面对尹正那几乎致命的一拳的时候,也不曾躲闪或者是退却半步。

    武人的风采,李潇已经领略了一部分了。不过那十境武人又是怎样一番风景,李潇很想看看。

    如果西陆洲没有第十境的武人,那就自己突破到第十境去!

    姜初九九境武人的实力,却能轻松的出入簇国,打的那暮云府没有一个人敢露头。

    如果我李潇突破到第十境的话,让那周国当我西凉城的属国又有何难呢?

    “找人给我喂拳?找盖天前辈?”李潇问道。

    “小老爷,意义不太大。在下,盖天,还有加得大哥,整个灵族,都不适合给你喂拳。除非与你打生打死,但是我们肯定是不会与小老爷为敌的。”梅亚翁说道。

    “哎,梅亚前辈,你说我能打的过盖天前辈吗?”李潇忽然好奇的问道。

    “如若小老爷能驾驭神魂仙兵,问题则不大。如若不能,等小老爷到第九境,问题也是不大的。九境武人的强大,连灵族也不能小觑。”梅亚翁说道。

    “多谢前辈解惑,我大概明白了。我觉得我可以去找尹正切磋!”李潇忽然想起那那个武人。

    “确实可以锤炼八境境界。”梅亚翁说道。

    找尹正打架,也只能锤炼八境境界么?可目前李潇想找人去打生打死,难道又去那周国么?

    虽然那周国损失了好几个高境界的修士,可李潇不觉得自己目前有实力去找周国的麻烦啊。

    李潇觉得,那一定是有来无回的买卖。

    “那就先将八境底子锤炼的更加的厚实吧!”李潇说道。

    “尚可。”梅亚翁表示认同李潇的看法。

    自从曹运切断了东面各国的渡运之后,以周国为首的东面各国的渡运遭受到了巨大的打击。

    没了曹运渡船运货,各国只能走陆运。可陆运的速度不仅仅要远远的低于航运,能装载的货物也远不如渡船。

    东面各国仿佛回到了原始而又缓慢的陆运时代去了。

    原本就因为价格比西凉城高昂的各种物资,由于缺少曹运的高效率渡运,一时之间就好像陷入了滞销的状态一般。

    而那些没有与西凉城合作,本身又无法生产一些资源的国度,国内的物价大乱,有些东西的价格比黄金还要贵不少。

    周国立马联合簇国和东易国,召开了紧急的联合会议。

    主持这场会议的,是晏氏太子晏桉。奉氏老修和东易王两个代表人物也到场了。

    此事事关重大,他们三个国度的国度面积最大,人口最多,受到曹运停运的影响也最大。

    而那些附庸这三个大国的小国小邦们,纷纷都指望着这三个国度能搞出一个能比曹运相抗衡的渡运商会来。

    “我们可是西陆洲最强大的三个国度,难道没了那曹家,我们就活不下去了?你们可有什么办法?”晏桉问道。

    “我觉得,可以将曹运留在境内的渡船拆解开来,然后效仿曹运的渡船,建造渡船。”奉氏老修提议道。

    晏桉立马点了点头,觉得此事可行,东易王也跟着点头。

    除了复刻曹运的渡船之外,他们也没有什么造船的技术。

    那曹运的渡船,可是西陆洲最好的渡船,没有之一。有如此好的模板在面前,难道还怕建造不出像样子的渡船么?

    为了稳定东面各国的人心,晏桉立马让人昭告天下,周国簇国和东易国,已经成立了东运商会,并且现在已经开始着手建造属于东运商会的渡船了。

    用不了多久,东运商会的渡船就能够投入运营,东面各国所面临的渡运的难题,也将迎刃而解了。

    天下人一片欢呼,原本惶惶不安的人心,也逐渐的稳定了下来。

    如果不稳定人心的话,绝对会有更多的势力,转头面相西面去了。

    对于东面来说,他们暂时是不可能去向那曹越认错的。所以只有自己卷起袖子来干了。

    “工部尚书,你觉得此计可行么?”晏桉问道。

    “恐怕有些难度的,曹运渡船的结构,都不尽相同,拆解开来是小事,可在工艺上,想要达到曹运的水准,其实是很困难的。”工部尚书说道。

    “不就照搬么?这还能难倒你们周国?我们簇国境内就有渡船所需要的所以的材料。”奉氏老修说道。

    材料齐全,可不代表工艺就齐全啊。

    “曹家时代造船,其造船的工艺早就已经登峰造极,而且不外传。不仅仅是工艺方面会遇到问题,在核心技术上,也是问题。”工部尚书说道。

    “动力?兽宝渡船咱们暂时造不了,可难道靠灵气驱动的渡船也造不出来么?要修士,我簇国遍地都是!我易国不仅仅可提供材料,日后还能提速驱使渡船的修士。”奉氏老修说道。

    工部尚书脸銫凝重,他搞了一辈子工事了,其中的难点只有他最清楚。

    兽宝渡船,是以一种特殊的方式,驯服庞大且杏格温顺又拥有超长寿命,且飞速不慢的兽族,将其改造成的渡船。

    这一门独门秘籍,曹家世世代代,都只传家主。

    所以这些人根本就没有办法去打宝兽渡船的主意,他们就只能打普通渡船的主意了。

    而曹家的造船工艺,也是独步于西陆洲,没有任何一个家族能够比得上。

    渡船在空中需要达到一定的飞行速度,所以其结构的强度很是重要。

    造出可以飞的渡船并不是难事儿,只要有能提供动力的灵气物件就行了。但是能够承受高速航行的渡船,可就不是说造就能造的出来的了。

    除了个工部尚书,没有人去研究过渡船。所以哪怕是那见惯了大世面的太子,都觉得仿造出渡船来不过是轻而易举的事情罢了。

    那太子甚至觉得,造渡船能有多难?难道还能有修行一途这么难么?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